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 考古课堂 > 考古名人堂 > 正文

绛县横水二号墓卣铭释读

2019年02月25日 15:00   来源: 《晋阳学刊》2014年第4期    作者: 李学勤    【 收藏本文

摘要:2005年绛县横水二号墓地出土的1551079341443042689.png卣,铭文记载1551079356099076707.png伯赏赐其弟,命他从庶人中选取六家作仆,在派人选定六家时,遭到反抗,直到周王发出亲命,才得到平息。这篇铭文对于研究西周社会结构,特别是庶人的身份地位,有重要价值。


2005年夏,我在访问山西大学期间,得到学者们惠助,前往绛县横水,参观当时由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等单位发掘的西周墓地,并在侯马观察该墓地出土的器物[1]。其间看到横水二号墓所出的一件弦纹卣[2],盖器对铭,铭文内容涉及社会身份问题,深觉重要,但限于停留时间,只能匆匆录文。最近在《文物》杂志上读到北京大学董珊博士的有关论文[3],就卣铭作了精详考释,还发表了卣盖文字的拓本,在不少方面足以纠正我过去的一些想法。因此,将手头札记修改,成此小文,供大家参考。

卣的盖铭计8行66字,现依其行款试写释文:

1551078921443063864.jpg

下面逐句加以解说。

“伯氏”一词,文献和金文屡见,就像“公”可称“公氏”,侯可称“侯氏”一样,“伯氏”即伯,不一定有兄长的意思。我以前考释琱生簋、不其簋,主张“伯氏”即是兄长,其实是不对的。比如《左传》宣公十五年晋景公称其臣荀林父为“伯氏”,是由于林父字伯;同书昭公十五年周景王称晋人荀跞为“伯氏”,也是因为荀跞又称文伯,他们之间没有兄弟的关系[4]。不过在这件卣铭中,“伯氏”确是器主之兄,他很可能便是横水二号墓的墓主1551078973303042250.png伯。

器主名1551079036037061139.png ,字所从的“囦”系《说文》渊字古文,也见于《汗简》等书,可参看黄锡全《汗简注释》[5]。

西周金文赏赐的仆,每每以家作为单位,如茧鼎(《殷周金文集成》2765)的“仆二家”、几父壶(《集成》9721、9722)的“仆四家”。在这种情形下,其全家甚至世代都是仆的身份。

伯氏在赏赐时说:“自择于庶人”,“择”,《说文》:“柬(拣)选也。”这是允许1551079036037061139.png  自己从原为庶人的民众里选取六家,将之转化为奴仆。这里十分清楚地表明,“庶人”是自由人,而转变成“仆”,就隶属于固定的主人。不少读者会记得,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关于“古史分期”的讨论中,有关“庶人”(以及意义相通的“众人”)是否自由人曾有非常热烈的讨论,也就知道这件卣是多么重要了。

“厥仆我”,“厥”乃代词,此处承上句,是指受赏赐的1551079036037061139.png而言。“厥仆”是1551079036037061139.png自己原有的仆,不是伯氏新赐的仆, “我”是他的名字。1551079036037061139.png得到伯氏的许可,叫自己的仆我前往挑选庶人中的六家。“兴”,如董文所说,有征调的意思。

这个名叫“我”的仆,果然选调了六家庶人,这六家各以家长一人为代表,即铭文所记的六个人名:“邑、竞、谏、1551079115802057836.png1551079130240042065.png(此字下部是否从丈尚可考虑)、1551079148068083707.png”。这种人名连书的情况,同例的有1551079166490094701.png(训)匜,匜铭有“尃、䞦  、啬、睦、1551079200818081529.png ”五个人名,称之为“五夫”[6]。这六家庶人都居住在“昔大宫”,即旧为宗庙的地方。

六家庶人不甘心沦为奴仆,认为伯氏的赏赐不合规定,起而抗争。“1551079219646076477.png”字左半是作为声旁的“ 井”,这个字就是抗争的“争”。

看来1551078973303042250.png 伯和1551079036037061139.png没有办法贯彻这次赏赐, 于是事情上报到王朝。据卣铭末句,当时周王正在东征途中,正在成周即今洛阳,距离绛县一带不远。从卣和同出器物的形制等特点看,这位周王应该是穆王。穆王有东征之事,是大家熟悉的,董文也已有论述。

周王派遣“1551079238302072955.png叔爯父、1551079276334010367.png父”前来传命。是王臣的一个族氏,如善鼎(《集成》2820)有1551079238302072955.png 侯,也是在王朝任职的。“ 1551079238302072955.png叔爯父、1551079276334010367.png父”可能是两个人,也可能读为“1551079238302072955.png叔、爯父、1551079276334010367.png父”三人,董文是按三人读的。周王在1551078973303042250.png的这场纷争中,支持了伯氏的赏赐行为,即把六家庶人交付给他的弟弟1551079036037061139.png,充当1551079036037061139.png的奴仆。这是六家人的所有权的交付,在金文中动词为“付”。前面提到的茧鼎铭文也说: “因付厥祖仆二家”,与此同例。伯氏的赏赐已经是“付”了,王命系再次使付,故云“复付”。

卣铭往下,“曰:非命……”等一段话,主词是1551079238302072955.png叔爯父等使者,而不是王。话里有“敢称命”,显然不是王的口吻。

使者所说“非命”的“非”,训为“无”[7]。“非命”的意义是没有王命。下面的“曰”字应训为则[8],并不是言说的意思。“乃兄”的“兄”字作显手形,这样写的“兄”字在卜辞金文中一般都读为“贶”,但也有个别即兄弟之“兄”的,例如《集成》5296卣铭“兄癸”的“兄”。“非命,曰乃兄僭畀汝”,就是说没经王命,你的兄长赐仆于你便是僭越。
“害义”,董文已指出词见《韩非子·外储说左上》、《外储说左下》。其涵义大致当今天口语说“这是不对的”,还没有讲非法那样严重。

“敢称命”,“称”训为言,“称命”意指传述王命。“当汝1551079036037061139.png有”, “有”是占有,铭中所说的六家庶人终于失去了自由人的身份。

1551078973303042250.png伯赐其弟仆六家引起的这场纠纷,说起来似乎算不得什么大事,最后竟要由周天子出面判决,而且还正处于东征戎事的时候,是很值得思考的。前些年我讨论士山盘,曾提到“在西周时期,王朝对诸侯国的事务拥有干预的能力。………如果以东迁以后王朝衰弱的情形,认为西周王朝与诸侯的关系也是那样松散,就不符合历史事实了。”[9]况且连晋国都是在王畿之内的“甸侯”[4]95, 更近于东都成周的1551078973303042250.png与王朝有这样的关系,是可以理解的。


注释:
[1]李学勤.绛县横北村大墓与国[N].中国文物报,2005-12-30.
[2]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等.山西绛县横水西周墓地[J].考古,2006.
[3]董珊.山西绛县横水M2出土肃卣铭文初探[J].文物.2014(1).
[4]杨伯峻.春秋左传注[M].北京:中华书局,1990:765、1371.
[5]黄锡全.汗简注释[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90:386.
[6]李学勤.岐山董家村训匜考释[A].古文字研究:第1辑,[M].1979.
[7]杨树达.词诠[M].北京:中华书局,1979:27..
[8]裴学海.古书虚字集释[M].北京:中华书局,1982:137-138.
[9]李学勤.论士山盘[A].遯亨集[M].吉林:吉林大学出版社,2003.

(责任编辑:岑蔚)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登录
验证码:
共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主编信箱    |    在线投稿    |    版权
版权所有: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备案号: 晋ICP备11004517号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030001      电话: 0351-5259151      E-mail: kaoguhui_s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