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 考古课堂 > 文物管窥 > 正文

中国古代点翠工艺

2018年11月26日 10:00   来源: 《故宮博物院院刊》 2018年第1期    作者: 许晓东 童 宇    【 收藏本文

  点翠是在金、银、铜、纸或鎏金金属质底板表面装饰翠羽的一种传统工艺‹1› 。选择翠羽为饰,在于羽毛特殊构造所产生的鲜亮色彩,以及不同光线下颜色的变化。正如《新唐书》中记安乐公主(685-710)的“百鸟毛”裙,“正看为一色,旁看为一色,日中为一色,影中为一色”‹2›。用作点翠的羽毛通常取自翠鸟脊背部位,称软翠或绒翠。较之翅膀部位的硬翠,不仅细软,色泽亦更胜一筹。


一 点翠的历史


(一)点翠溯源


  “点翠”一词最早见于明代文献。《天水冰山录》罗列了不少点翠首饰,如“金厢玉点翠珠宝首饰一副”等‹3。冯梦龙编苏州民谣《山歌》亦有记参加赛会的烧香娘娘精心打扮自己,向“李三阿妈借子点翠个螳螂”‹4›除了明代文献,在清代《红楼梦》等小说中,“点翠”事物亦屡见不鲜。“点翠”一词虽然出现较晚,所见作品亦以明清为多,但并不意味着这种工艺晚至明代才出现。
 
 以翠羽为饰由来已久。《韩非子·外储说》载,楚人为其宝珠专制木匣盛装,木匣表面即是“缀以珠玉,饰以玫瑰,辑以羽翠”‹5›;《汉书》记成帝宠妃所居之昭阳舍,内壁以明珠、翠羽为饰‹6›;《晋书》、《南齐书》谓太子远游冠以翠羽为冠?‹7›;唐、宋诗文中“手持凤尾扇,头戴翠羽笄”‹8›、“只有余香留得住,满地花钿翠羽”‹9›等,均表明至晚自战国开始,以翠羽为饰颇为流行。
  及至宋代,此风益盛。史载北宋初魏国大长公主(?-1008)着“贴绣铺翠襦”入宫,太祖责之曰:“主家服此,宫闱戚里相效,翠羽价高,小民逐利伤生,实汝之由。”‹10›大观元年(1107),徽宗接受郭天信的意见并罢中外翠羽装饰,但成效甚微‹11›。绍兴年间,无论皇室宫闺,抑或士庶之家,妇人服饰、首饰均以翠羽、黄金为尚‹12›。都城临安商业繁荣,百业兴旺,有碾玉作、铺翠作等各色作坊‹13›。“京城内外有专以打造金箔及铺翠、销金为业者不下数百家,列之市肆,藏之箧盝。通贩往来者往往至数千人”‹14›。京城翠羽因此价高,小民逐利,残杀物命,辗转贩易,相沿成习。高宗认为此风不惟奢靡,亦有关风化。为“示崇尚朴索、弓履俭约”,于绍兴五年(1335)、七年颁布“铺翠”、“销金”之禁令。绍兴二十七年(1157),再次下旨将交趾所贡翠羽五百,“焚之通衢,立法以禁”。并严禁广州、福建采捕翠鸟。现有的销金、翠羽服饰限三日内销毁。明知故犯或知情不报者受罚,举报则受赏。重申“自今后,宫中首饰衣服,并不许铺翠、销金”‹15›。为此,皇室首先垂范,同年七月丙戌御药院言:“永佑、昭慈等攒宫,帝后生辰酌献所用铺翠金花,乞以药玉叶、漆金纸代充。”‹16›高宗后,孝宗、宁宗亦屡申此令。乾道五年(1169)临安府官员还上奏“结断铺翠销金”‹17›。铺翠在宋代的屡禁不止,正说明其在当时的盛行。
  宋朝的铺翠之风亦为北方的金朝及其后的元朝所沿袭。据《金史》,皇后花株冠“用铺翠、滴粉、镂金,装珍珠结造”‹18›。元《新编事文类聚启札青钱》有“金银匠、珠翠匠”、“某人结珠铺翠妙夺造化”等语,可见宋、金、元时珍珠、翠羽在首饰上使用普遍,铺翠、结珠业已成为金银首饰制作中的一道专门工序‹19›
  或是因为翠羽难以保存,目前尚不见传世或出土宋代铺翠实物留存。但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仁宗、徽宗、钦宗皇后像所绘凤冠,以青、绿两色为基调,饰以结珠〔图一〕;元代皇后像姑姑冠上的装饰,也见青色基调饰物上缀以珍珠,或即文献中的“铺翠”。
考古中明确提及有鸟羽装饰的实物是苏州元张士诚之母曹氏墓出土的一件金梁冠,报告谓“黄薄绢外缀贴孔雀翠毛”‹20›。若表述无误,则元代用于装饰首饰、服饰的,不一定都是翠鸟。但此金梁冠上的孔雀羽,似与后世的点翠并非同一种工艺。尽管如此,亦可说明明、清的点翠源于宋、元的铺翠,更可追溯自更远久的饰翠传统。


C:Users\u5c71西省考古研究所Desktop\u4e2d国古代点翠工艺GGBW201801005_10600.jpg

〔图一〕宋仁宗皇后像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采自《千禧年宋代文物大展》 


(二)明、清点翠


  虽然明代舆服制度中并未明言凤(翟)冠有点翠之饰,但明中晚期皇后、藩王妃、士大夫夫人墓葬出土的点翠凤(翟)冠却不乏其例。最著名的是定陵孝端、孝靖两位皇后棺中出土的四件点翠凤冠〔图二〕21›其他如江西南城出土的益宣王朱翊鈏继妃孙氏(1543-1582)翟冠,其上的祥云以翠羽粘贴在裱绫硬纸上作饰;南昌西山出土的宁靖王妃吴氏(?-1504)翟冠冠顶数只银翚,鸟体、鸟翅用硬纸剪成,其上点翠‹22›。士绅阶层夫人的用翠情况,可以嘉靖年间浙江安吉吴麟(1485-1553)夫妇墓出土的一组六件的点翠镶嵌银鎏金花簪为例‹23›


C:Users\u5c71西省考古研究所Desktop\u4e2d国古代点翠工艺GGBW201801005_11400.jpg

〔图二〕定陵出土明万历皇后凤冠 采自《北京文物精粹大系 ·金银器卷》


  《天水冰山录》录有银点翠杏叶壶二十把、点翠满池娇银山一座‹24›。可见在明代,点翠亦施于器皿及日常陈设。存世的清代点翠实物仍以凤冠、首饰居多。此外,尚见点翠挂屏、屏风、金质器皿(如故宫博物院所藏乾隆金瓯永固杯)、扇具等。

  清代,除宫中造办处外,北京、上海都有作坊承接点翠。晚清杞庐主人《时务通考》载,“广州翠羽,北京、上海点翠金、银、铜、纸胎首饰等物”‹25›。似乎暗示广州并不生产点翠制品,而仅供应翠羽。清早期屈大均《广东新语》载:“粤产翠羽而人不珍,妇女不以为首饰。故语曰:南海之羽出疆始珍。羽,翠羽也,其大者毛充贡”‹26›,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或者至少清早期情况若此。然而,美国麻省皮博迪·艾塞克斯博物馆(Peabody&Essex)收藏的一幅清代广东通草画中绘有一间首饰铺,铺内货架上除陈设冠、首饰外,也倒挂着两只翠鸟。近门口柜台上立一长方木牌,上墨书“本店自办软翠花发客”。门口一人手提翠鸟一羽来售。铺内一男子倚曲尺柜台而立,左手执簪首形物,右手拈一长细管状物指向前方台面上的长方匣内。其右前方台面放置一小炉,炉上置敞口小执壶一〔图三‹27›。通观整幅画作,实则浓缩了供、产、销整个流程。无独有偶,该馆还收藏清末关联昌(庭瓜,1809-?)绘制的一套百工技艺线描稿,其中有一幅标题“点翠花”,描绘的正是点翠的具体制作场景:一女子坐于长条案前,右手执长细条状物,指向案上的花形物。其右侧有小炉一,上置一小圆盆。女子前方案上立一小罩(推测用于挡风,拢住易飞飘的翠羽),其左为小盅及小剪刀各一〔图四〕。两图中小炉上的容器,应是用来盛装动物胶,炉内文火可保持温度使之不致凝固。而细长条形物,应是用来粘取翠羽。两图不约而同地定格在点翠工艺中最独特的“点”这一动作上:前者利用细长条形工具将翠羽“点”起,后者则将“点”起的翠羽“点”到托底表面。当代传统点翠艺人依然沿用类似的方法,以毛笔或竹签头粘取经剪裁的翠羽,然后放在已涂满骨胶或鹿胶的饰物上‹28›。由此可见,至少晚清时期的广州,不仅有翠羽出产,亦制作点翠制品出售。此外,隆庆年间刊刻的《临江府志》载当地有银匠、铺翠匠‹29›。临江府约当今日江西的清江、新干、新余等地。


C:Users\u5c71西省考古研究所Desktop\u4e2d国古代点翠工艺GGBW201801005_12200.jpg

〔图三〕19世纪广东通草画中的首饰店 美国Peabody and Essex博物馆藏

采自Kingfisher Blue: Treasure of an Ancient Chinese Art


C:Users\u5c71西省考古研究所Desktop\u4e2d国古代点翠工艺GGBW201801005_14200.jpg

图四〕关联昌百工图之一19世纪 Peabody Essex 博物馆藏品采自《十九世纪中国市井风情》


  鉴于翠羽价格昂贵,为满足民间的需求,晚清、民国时期,无论南北,常以烧蓝替代点翠。


二 翠鸟及产地


  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谓:“翡,赤羽雀也,出郁林(今广西地区);翠,青羽雀也,出郁林。”‹30›清代文献又将翠鸟分水翠和山翠‹31›
  翠鸟主要出产于四川、两广及东南亚地区。如《新唐书》所载陆州玉山郡土贡银、翠羽‹32›;《华阳国志》载(“益州西部)金银、琥珀、犀象、翠羽所出”‹33›;《建宁府志》称,(嘉靖十一年)岁办上供“翠毛一百一十个”‹34›;《广东新语》载“粤产翠羽”等‹35›,可以为证。历代文献亦不乏安南(今越南)‹36›、真蜡(今柬埔寨)‹37›、暹罗(今泰国)‹38›、交趾(今越南北部)‹39›、占城(今越南境内)‹40›、榜葛剌(今孟加拉国)等地出产或向中原王朝入贡翠羽的记载‹41›
  捕捉到翠鸟后方能获取翠羽,唐诗对罗翠不乏记载。例如韩偓(844-923)《翠碧鸟》“天长水远网罗稀,保得重重翠碧衣”‹42›;马戴(?-869)《送从叔赴南海幕》“炎州罗翠鸟,瘴岭控蛮军”‹43›。当时多活体取翠,以镊拔取脊背之羽,然后“纵之去”‹44›。唐、宋时期,翠羽的计量单位为合,通常两只翠鸟脊背上的毛为一合。《通典》记天宝年间安南都护府年供翠羽两百合,岭南道玉山郡(今广西境内)供三百合,即相当于集四百、六百只翠鸟之羽‹45›。南宋商贾所撰《百宝总珍集》记载当时翠羽价格每合可卖到三千。十合为一串,六合佳者配搭四合质逊者一并销售‹46›


三 点翠冠饰的检测及结果


  关于点翠的工艺流程,已有学者作过调查,此不赘述‹47›。需特别提及的是,将细软的翠羽在器物表面铺排、调整,使之齐整美观,却要花费一番工夫。此外,就是对涂胶量的把握,少了影响粘黏效果,多了则会露胶有碍观瞻。另有所谓刮青工序,即在点粘之前,先用玛瑙刀刮拭翠羽表面,使其颜色更加鲜亮。当今,玛瑙刀不仅用于点翠,也用于黄金首饰表面加工。
  西北工业大学杨军昌教授(原任职陕西省文物保护研究院)领导的团队,对咸阳旬邑县清代名门“三水唐家”的银鎏金点翠冠〔图五〕进行了检测。检测利用三维视频显微镜、扫描电镜能谱、显微红外光谱、生物学分析等方法手段,对点翠所用羽毛种类、胶粘剂及制作程序进行了深入研究‹48›


C:Users\u5c71西省考古研究所Desktop\u4e2d国古代点翠工艺GGBW201801005_13100.jpg

〔图五〕清“三水唐家”银鎏金点翠凤冠 三水唐家民俗博物馆藏品


  从三维视频显微镜可观察到,翠羽是经过剪裁后粘黏于累丝边框内的。所饰翠羽分蓝色和深蓝色两种,蓝色翠羽排列紧密整齐,直径约为0.04-0.06毫米〔图六〕,深蓝色翠羽排列疏松,羽枝两端带有未清除的羽小枝,直径约为0.06-0.08毫米〔图七〕。扫描电镜下观察到深蓝色羽枝内部为蜂窝状结构〔图八〕,这种特殊的物理结构使光在羽毛内部发生干涉而显现深蓝色——即结构色,不同于色素沉积的化学性颜色。因此,只要翠羽的内部结构不被破坏,翠羽就能在较长的时间内保持鲜亮。将饰件上的翠羽与标准鸟类羽毛比对进行生物学分析排比,推测羽毛来源于翠鸟科Alcedinidae的普通翠鸟(Alcedo atthis)和蓝翡翠(Halcyon pileata)。这两类翠鸟为中国南北各地常见翠鸟科种类,目前在我国境内仍多有发现。翠鸟科不同种类,或同一种类不同部位,毛羽的颜色不尽相同。点翠所用羽毛多来自于正羽羽片部分。
  由于鸟类对环境的适应性变化,在鸟类分类学界,毛色通常不作为鸟类分类学鉴定的唯一依据。本次分析样品中的蓝色羽毛,可能来源于普通翠鸟(Alcedo atthis)或是蓝翡翠(Halcyon pileata)成年上体羽毛(即背部、腰部或尾上覆羽)及尾羽‹49›


C:Users\u5c71西省考古研究所Desktop\u4e2d国古代点翠工艺GGBW201801005_13300.jpg

〔图六〕扫描电镜下蓝色翠羽


C:Users\u5c71西省考古研究所Desktop\u4e2d国古代点翠工艺GGBW201801005_14300.jpg

〔图七〕扫描电镜下深蓝色翠羽

C:Users\u5c71西省考古研究所Desktop\u4e2d国古代点翠工艺GGBW201801005_14400.jpg

〔图八〕扫描电镜下翠羽内部蜂窝状结构


  对饰件〔图九〕翠羽下面木质底板上面的黄色和黑色胶结物〔图十〕进行红外光谱分析,结果表明黄色和黑色胶结物红外光谱图与明胶的红外光谱标准谱一致〔图十一、图十二〕。说明底板上的胶结物为明胶,即翠羽是通过明胶粘贴在底板上。

附记:文中所用图五至图十二均获图片提供者授权,不一一注明。


C:Users\u5c71西省考古研究所Desktop\u4e2d国古代点翠工艺GGBW201801005_13600.jpg

〔图九〕点翠饰件残件


C:Users\u5c71西省考古研究所Desktop\u4e2d国古代点翠工艺GGBW201801005_14500.jpg

〔图十〕扫描电镜下黑色胶结物


C:Users\u5c71西省考古研究所Desktop\u4e2d国古代点翠工艺GGBW201801005_13800.jpg

〔图十一〕黄色胶结物红外光谱图


C:Users\u5c71西省考古研究所Desktop\u4e2d国古代点翠工艺GGBW201801005_13700.jpg

〔图十二〕黑色胶结物红外光谱图


[作者单位: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


注释:
‹1›《时务通考》载“北京、上海产销点翠金、银、铜、纸胎首饰等物”,通常而言,纸质底板一般都经过防水、加固处理。参见(清)杞庐主人等撰:《时务通考》卷一七《商务十三》页430,上海:点石斋,光绪二十三年版(1897)。
‹2›(北宋)宋祈、欧阳修等:《新唐书》页878,中华书局,1975年。
‹3›《天水冰山录》页3716,商务印书馆,1937年。
‹4›冯梦龙辑:《山歌》页98-101,江苏古籍出版社,2000年。
‹5›《韩非子》第一一卷《外储说左上》页90,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
‹6›《汉书》卷九七,页3989,中华书局,1962年。
‹7›《晋书》卷二五《舆服志》,页773,中华书局,1974年;《南齐书》卷一七《舆服志》,页341,中华书局,1974年。
‹8›(唐)元稹:《青云驿》,《全唐诗》页2023,郑州古籍出版社,2008年。
‹9›(北宋)晁端礼:《清平乐》,唐圭璋编:《全宋词》页431,中华书局,1965年。
‹10›(南宋)曾慥编纂、王汝涛校注:《类说校注》(下),页1567,福建人民出版社,1996年。
‹11›《宋史》页3535,中华书局,1985年;另据记,郭氏请罢者为“翡翠装饰御笔”,载《宋大诏令集》页738,中华书局,1962年。
‹12›《宋史》卷六五,页1429。
‹13›(宋)吴自牧:《梦粱录》卷一三《团行》,页115,浙江人民出版社,1980年。
‹14›(清)徐松辑,刘琳、刁忠民、舒大刚、尹波等校点:《宋会要辑稿》“刑法二”,页8367,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
‹15›前揭《宋会要辑稿》页8344-8345。
‹16›(宋)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七七,页3392,中华书局,2013年。
‹17›(元)佚名编撰:《宋史全文》卷二四下,页1672,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5年。
‹18›《金史》卷四三《志二四》,页978。
‹19›《新编事文类要启札青钱》续集卷九“荐人装花”条,泰定元年(1324年)重刻本。
‹20›苏州市文物保管委员会、苏州博物馆:《苏州吴张士诚母曹氏墓清理简报》,《考古》1965年第6期,页289-300。
‹21›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定陵博物馆、北京市文物工作队:《定陵》页205-206,文物出版社,1990年。
‹22›江西省文物工作队:《江西南城明益宣王朱翊鈏夫妇合葬墓》,《文物》1982年第8期,页22;江西省历史博物馆、南城县文物陈列室:《南昌明代宁靖王夫人吴氏墓发掘简报》,《文物》2003年第2期,页27-40。
‹23›周意群:《安吉明代吴麟夫妇墓》,《东方博物》2014年第4辑,页35-50。
‹24›前揭《天水冰山录》页3736、3739。
‹25›前揭《时务通考》卷一七《商务十三》,页430。
‹26›(清)屈大均:《广东新语》卷二〇,页518,中华书局,1985年。
‹27›Beverley Jackson, Kingfisher Blue: Treasures of an Ancient Chinese Art, New York: Random House Inc., 2002, p.44.
‹28›韩澄:《民间传统技艺传承的美学视角:以点翠工艺为例》,《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学报》2012年第9卷第3期,页60。
‹29›(明)刘松:《临江府志(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卷七,页56-57,明隆庆刻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
‹30›(东汉)许慎:《说文解字》,页75,中华书局,1963年。
‹31›前揭《广东新语》卷二〇,页518。
‹32›前揭《新唐书》卷四三上,页1112。
‹33›(晋)常璩撰、任乃强校注:《华阳国志校补图注》卷十,页561,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
‹34›(明)谢纯:《建宁府志(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卷一四,页7,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
‹35›前揭《广东新语》卷二〇,页518。
‹36›(宋)周去非:《岭外代答》卷二,“安南太平州刺史李国为使……贡……翠羽五十只”,页17,中华书局,1985年。
‹37›(元)汪大渊:《岛夷志略》,“真腊……地产……翠羽”,页70,中华书局,1981年。
‹38›(明)郑晓:《皇明四夷考卷下》,“暹罗……产宝石、奇香、异木、翠羽……”,页507,华文书局,1968年。
‹39›《后汉书》卷三一,《贾琮传》,“交趾土多产明玑、翠羽”,页1111,中华书局,1965年。
‹40›(清)毕沅:《续资治通鉴》卷一三〇,(“绍兴二十五年丁巳)占城……贡……犀角、象牙、翠羽、玳瑁等”,页781,岳麓书社,1992年。
‹41›前揭《皇明四夷考》卷下:“榜葛剌……产镔铁、翠羽……”,页514。
‹42›陈贻焮等:《增订注释全唐诗》(第四册),页1098,文化艺术出版社,2001年。
‹43›杨军、戈春源:《马戴诗注(唐诗小集)》页1、2,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
‹44›(清)徐观海修撰:《将乐县志》页198,厦门大学出版社,2009年;(清)张宝琳修,(清)王棻、孙诒让等纂:《光绪永嘉县志》页154,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
‹45›(唐)杜佑:《通典》页37,上海商务印书馆,1935年。
‹46›(南宋)无名氏:《百宝总珍集》(四库全书存目丛书)页804-805,柳营乡:庄严文化事业有限公司,1995年。
‹47›汪晓玥、严褒:《浅谈中国点翠首饰工艺及其发展》,《美术学刊》2012年5期,页58、59。
‹48›分析仪器:ZEISS EVO MA25型扫描电子显微镜(SEM, Scanning Electron Microscope)、OXFORD X-Max 20型能谱仪(EDS,Energy Dispersive Spectromete),HIROX KH-7700型三维视频显微镜(Three-dimensional Video Microscope)、Nicolet iN10型傅里叶红外光谱仪(FTIR,Fourier Transform Infrared Spectrometer)。
‹49›生物学比对分析由北京师范大学动物学副教授赵欣如完成。

 

(责任编辑:梅雅萱)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登录
验证码:
共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主编信箱    |    在线投稿    |    版权
版权所有: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备案号: 晋ICP备11004517号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030001      电话: 0351-5259151      E-mail: kaoguhui_s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