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 考古课堂 > 考古没那么简单 > 正文

清代墓葬发掘二三事——兼谈墓葬发掘工作中应注意的一些问题

2018年07月20日 16:00   来源: 中国考古网    作者: 秦让平    【 收藏本文

  作为一名基层的考古工作人员,在从事配合基本建设进行的田野考古工作时,经常会遇到一些需要发掘的清代墓葬。我们知道,历史上多次大规模人口迁移,导致今人对大多数唐宋以前的墓葬存在较少的传承感,而对于明清以降尤其是清代墓葬抱有一种特别的情感反应,这种反应或是来源于未曾中断的家族传承、或是出于与今人相似的葬俗、抑或是有较高几率出现半腐烂有机物带来的生理不适。故而,对清代墓葬的发掘也会伴随一些特别的经历,这些经历不仅仅包括按照田野考古操作规程进行科学发掘记录,还包括面对的一些现实人伦选择。笔者试从几个亲身经历的发掘实例出发,探讨考古工作中遇到类似情形应考虑的一些问题。

  2008年冬天,在某南方山区进行的一处北宋龙窑的发掘中,窑首前的操作间内,有一处晚期打破窑址的墓葬,具体年代不详,无随葬品无骸骨。但从墓底铺满厚厚一层石灰的特征来看,这座墓葬的下葬年代很有可能是清代。虽然只有一个空的墓圹,但是临时雇用从事发掘的民工们都不愿继续再在此地动土了,原因就是担心不吉利。后来经过努力沟通,村民们提出的条件是,由考古队出资买来香纸和炮仗,村民们对着这座墓葬进行了一场简单的“祭祀”活动,期间有不少村民在墓葬前方跪拜并祷告。之后发掘工作继续进行,这是我第一次处理这种情况。

  2016年夏天,在长江北岸一段高速公路沿线的考古发掘中,遇到一处清代家族墓地。墓地被公路规划范围占压的区域内,分布有11座单体墓葬,这些墓葬均在地面竖有石质墓碑,从碑文可以看出这处墓地属李氏,年代为清代中期至晚期,可见的年号有乾隆、道光以及光绪。通过发掘,11座墓葬中未出土任何遗物,残存有人骨8具。事实上,这处墓葬区并不是公路沿线唯一的清代墓地,其他几处清代墓葬均有后人对其进行了搬迁安置,而这处墓葬之所以没有被搬迁,原因可以从碑文中反映出来——大多数碑文显示,立碑者与墓主的关系都不是直系亲属,多见“弟某某立”或“侄某某立”的文字,可见这批墓葬的主人,都没有后人存世了。笔者联系一位高校内研究体质人类学的老师,将8具人骨测量记录后带回做教学标本之用。墓碑形制及铭文都很简单,做完记录后如果把这些墓碑留在原地,即将到来的高速公路施工会将它们永久压埋。我和一位较有威望的村民交谈,得知其他有后人存世的清代墓葬,被统一搬迁至一处公墓进行安置,于是决定将这11块墓碑也搬迁至公墓进行存放。这种做法得到了村民的认可,并且非常愿意完成搬迁工作。

  2017年发掘一处商周遗址,发掘前就有村民中的牵头人指出,这处遗址上方是其先祖的埋葬之地,并拿出族谱上的记载做证明。但是问题在于,由于后期的平田整地活动,目前遗址表面没有任何墓上遗存,村民代表并不清楚其先祖墓葬的确切位置,也不能随意挖掘。经过双方沟通,我方按照既定程序进行考古发掘,发现的墓葬依照考古操作规程进行记录,出土的遗物归国家所有,骸骨最终交还该村村民。这种方式在实施中较为顺利,每次有墓葬发现,村民们总是格外关注,骨架清理出后,我方要进行拍照绘图等记录工作,间隙中,村民中的一位老者主动用编织袋遮盖人骨,表达出对其先祖的敬畏之情,我们也充分理解并尊重这种行为。每次在一座墓葬进行拍照、绘图、人骨测量等记录和体质人类学鉴定之后,这名老者都亲自小心翼翼地用袋子将每具骸骨收集起来,集中存放在遗址一隅并用苫布覆盖。当然,以上所有共识仅限于遗址上的清代墓葬,后来出土的西周人骨,老者也以为是自己的祖先,我们通过耐心解释和据理力争,打消了他继续收集的念头。发掘结束后,当地政府同意另选一址,由村民代表将这些人骨搬去重新安葬。

  以上三个实例,分别代表了三种不同的情形。无骸骨无遗物无后人的、有骸骨无遗物无后人的、有骸骨有遗物有后人的,这三种情形会面临不同的人群反应,作为考古工作者,一以贯之的态度只有一条:充分理解、尊重村民的合理主张,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予以配合。虽然放弃了对部分遗物或人骨的最后采集,但权衡科学研究收获和社会影响,这种态度会更有助于维护民众朴素信仰,培养社会人伦的温度。不过,对于一些研究价值较高的人骨,自然要另当别论,但必须注意方式和方法。

  随着近年移动网络技术的整体提高和新兴传媒手段的普及,大众对考古工作的关注和关心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考古科普”也成为考古界努力向大众介绍“什么是考古学”的惯常举动。考古工作者身体力行地向工作中遇到的每一个群体展示考古学应有的行业规范,也是非常重要的手段之一。除了宣传考古理念、展示行业规范之外,考古学家还应该关注公众的情感诉求。有人指出:“考古学界在实际工作中,尤其是在人类遗骸的发掘、研究、处理等各个环节,应遵守一定的伦理规范,体现对逝者的尊重,实现科学研究与人文关怀的平衡。”笔者深以为然。如果我们在发掘中没有表现出对逝者的应有尊重,没有表现出对民众朴素信仰的同理心,甚至以科学研究为名,强硬回绝民众的合理诉求。那么,即使我们的工作手段再怎么规范、采集方法再怎么科学,在公众看来,也只不过是一群冷冰冰的研究者罢了。

  (作者单位: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责任编辑:张越)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登录
验证码:
共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主编信箱    |    在线投稿    |    版权
版权所有: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备案号: 晋ICP备11004517号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030001      电话: 0351-5259151      E-mail: kaoguhui_s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