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图片 > 正文

图说陶寺北两周墓地

2018年04月03日 10:00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陶寺北考古队    【 收藏本文

    位于山西南部的襄汾简直就是书写考古神话的地方,这里有20万年前的丁村原始人,有身负最早中国之谜的陶寺遗址,现在又发现了一片规模宏大的两周墓地。

    规划有序、排列整齐的墓葬,大量精美的随葬铜玉器,大型玉石器祭祀遗存,刻有“卫侯”字样的青铜编钟,甚至是身怀六甲、身份高贵的女性墓主人。。。。。。这些都令我们这些两千年之后的今人浮想联翩,这片墓地的历史也因此扑朔迷离。陶寺北两周墓地的主人们在晋国史中到底充当什么样的角色?有着怎样的社会地位?当时的社会层级结构、族群之间的等级差别怎样?人和人之间的附属关系、婚姻状况、家族形态等问题,都将萦绕在考古学家头脑中,成为待解之谜。。。。。。

——编者按

图一 陶寺北墓地全貌(自西向东拍,远处为塔儿山)

    “陶寺北两周墓地”是近年来山西一项重要的考古新发现,它位于襄汾县陶寺村北部,为区别村南著名的史前“陶寺遗址”,而命名为“陶寺北”。经考古钻探,大致搞清楚了墓地的范围,墓地面积在24万平方米左右,墓葬数量保守估计在千余座。时代从两周之际延续到战国,西部早东部晚,大中型墓葬以塔儿山方向为轴心线分布,小型墓葬分布在两侧。

图二  盗洞

    2013年之前,没人知道这里曾是一片墓地,史料也未曾记载。我们的先民们,在岁月的沉淀下,已在此静静地安睡了两千年。然而,利益的驱使,使得盗墓分子疯狂地寻找和盗挖着古人的墓葬,惊扰着先民们死后的尊严。为抢救保护这些墓葬,避免他们不断地被破坏、盗掘,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临汾市文物局、襄汾县文物局等单位,及时向国家文物局报告,并获得批准抢救发掘陶寺北两周墓地。

图三  2014M7墓室

图四  2014M7出土的青铜器

图五  2014M7出土的玉兔

    2014年开始第一次抢救性发掘,这是当时在墓地西部发掘的一座春秋早期女性贵族墓葬,出土3鼎4簋,1对壶,1盘1匜,在棺椁间发现大量的铜鱼、陶珠等。棺内玉器精美,有玉兔、玉蝉、玉蚕、玉璧、玉环、玉玦等等,其中一件玉兔栩栩如生,惹人喜爱。其旁边的丈夫墓已遭盗掘。

图六 2015年发掘的M1墓室

    2015年第二次抢救性发掘,这是当时在墓地中部发掘的一座大型积石墓葬,墓主为男性。这座墓位于当时的田间土路下,幸免未盗。出土铜礼器有铜鼎、铜鉴、方壶、铜盘、铜匜、铜簠、铜敦等,乐器有编钟、编磬,还有兵器、工具、车马器等,这基本是同时期相同规格墓葬的标配。大中型墓葬中墓主人人骨往往保存极差,基本成粉末状,判断性别只能靠出土器物推测,男性墓往往随葬有兵器、工具等器物,而女性墓不见,玉器却较多。

图七  2015M1椁室东南部器物出土现场

    照片中可看到有铜鉴、方壶、铜鼎、铜戈等,大多残碎。春秋晚期墓葬中随葬铜器体形大,器壁薄,大多是专为下葬制作的丧葬用器,随着墓室坍塌而破碎。

图八  夫妻异穴合葬墓

    这是陶寺北墓地迄今发掘的规格最高的一对夫妻墓。两者方向一致,相距约10米,女性墓在西,男性墓在东。2016年、2017年分别对这两座墓进行了发掘。陶寺北墓地所发掘的可明确是夫妻墓的对子墓中,似乎找不出明确的东西排列的规律。这一对墓葬的发掘表明,或许是先葬在西,后葬在东。

图九  2016M1积石

    2016年发掘了靠西的女性墓,是一座春秋晚期大型积石墓。发掘到椁室,在椁盖板上、椁室四周、墓底均发现有积石,满坑的石块,场面令人震撼。

图十  2016年发掘的M1墓室

    清理到椁室,出土器物丰富,发现有镬鼎2件、列鼎5件、素面小鼎1件,方壶、铜鉴、铜簠、铜舟、铜鬲各1对,此外还有铜豆2对,铜甗、铜盘等。乐器有编镈1套、编磬2套,棺内发现有玉串饰、玛瑙珠等,未发现兵器、工具。墓主为女性的可能性大。

图十一  2016M1椁室东南部铜器出土现场

    看角落里那件铜鼎,完好无损在那里静置二千年保持着下葬里的原样。旁边的一对方壶颈饰鸟衔蛇纹,腹饰高浮雕蟠龙纹,形制独特。

  胎死腹中

    2016M1最引人注目的是清理人骨时在盆骨处发现有胎儿。起初以为是进水扰乱后其他部位的骨骼,但人骨清理完后发现并不是,经现场鉴定,确定为一胎儿。后来将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取样鉴定,胎龄八个月。也就是说墓主人怀孕时意外死亡,那一件特殊的素面小鼎或专为胎儿所葬,当然这只是暖心的一种猜测。目前该墓内棺已整体套箱提取,墓主人及胎儿的DNA已成功提取,研究还在进行中……

 

椁室整体套箱


    M3014墓室未完全坍塌,清理到椁室发现在外棺外有“荒帷”遗迹,且保存较好,现场清理保护较困难,最终将椁室整体套箱,搬迁至室内清理。   

 

内棺室内清理


    2016M1墓主人为女性,且腹有胎儿。鉴于其重要性,考古队将内棺整体套箱,室内清理采样后,经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鉴定,胎儿为八个月大,且成功提取到胎儿DNA信息。

 

M3011积石

    2017年发掘了偏东的男性墓,同样是一座大型积石墓,墓主也就是未出世胎儿的父亲。墓室西北角那个像“大脚印”样的大洞是盗洞。这座墓2016年连续被盗,当时考古队发掘区距离此处不远,“盗墓贼们”和考古队打着时间差,在夜幕的掩盖下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想象着他们都猖狂到了何种地步,细思极恐!

 M3011内盗洞

    盗洞通到墓室,位置很准,距地面深约10米,仅容一人上下,盗洞内发现有编织袋、铁锹、铲子等作案工具。

棺椁间西部发掘现场照片

    看看这张触目惊心的照片吧!

    在剩余的随葬品中我们发现了大量的青铜器,有铜鼎、铜鉴、圆壶、镈钟、方座豆、铜盘、编钟、铜鬲等50余件,其中不乏重量级器物。

    想想盗洞内丢失的,历史的损失无法估量!

    再想想,如若没有考古队在发掘,不能及时发现,又是一场灾难!

 M3011出土鼓座

    这件鼓座位于盗洞口,或许因为其体形大给盗贼造成了困难,才保全了剩余的器物。这件鼓座器身由三条盘绕蜿蜒的蟠龙构成,造型奇特,器身饰细密的蟠虺纹,底径近90厘米。据研究,东周时期发现的鼓座仅有8件,上海博物馆收藏有1件与之类似的鼓座,但其尺寸仅是这一件的一半。

刻铭编钟出土现场

    这一套编钟共计13枚,大多刻有铭文。其中一件有“卫侯之孙申子之子书”刻铭。目前正在除锈,释读工作也在进行。这一发现对揭开墓主身份、墓地性质至关重要,也将揭开春秋时期晋卫两国之间的一段历史。能发现文字,是考古工作者梦寐以求的事情。我们从2014年开始发掘,每年都在期待,一次次落空,这一次却大大出乎意料,没想到会出土这么多文字!

2017年发掘II区航拍照片

    照片中偏北部密密麻麻的小长方块都是小型墓葬,这一区域共发现小型墓葬200余座,相互之间没有打破关系,说明墓地经由专人管理。靠南部为大中型墓葬,均被盗掘。

一座小型墓葬

    这是其中一座小型墓葬的墓室照片,竖穴土圹,单棺,头朝北,双臂交叉于腹部,下肢并拢成拱形,仅随葬1件陶鬲,但人骨保存较好,经现场初步鉴定为一男性,年龄在25~30岁之间。

 人骨收纳箱

    小墓葬具简单,墓圹又小,墓室在下葬后不久便会坍塌形成密闭空间,人骨往往保存较好。相反,大中型墓葬中葬具复杂结实,墓室内长时间不能隔绝空气,导致人骨腐朽成末。想想,这事情还真有点生死反转的意味。

    电影《寻梦环游记》中说一个人死了,并没有彻底的死去,只有人世间再没有人念着他的时候才是。我也在想,好比一个人,二千多年前下葬,他当时只是在生物学意义上死亡了,考古发掘让他在今天“重生”,我们发现了他的遗骨,能知道他的性别、死亡年龄,能知道他得过什么疾病,甚至从事什么职业,从墓葬规格和随葬品可以知道他的社会地位等等很多信息。等将来我们编了考古报告,有几页关于他的文字,他便是时间上“永生”了。但若这座墓被盗了,或被破坏了,不说随葬品,就连人骨末也没有了,那这个人就算是彻彻底底的死亡了。

一座被盗的墓葬

    这是一座被盗的中型墓葬,墓室已被盗一空,仅在盗洞填土内筛出一些小件器物,有海贝、玉蚕、陶珠等。从盗洞内发现的矿泉水瓶、达利园包装袋生产日期上可知道这座墓2013年冬天被盗。

盗洞内发现的矿泉水瓶、达利园包装袋

 

 

  2015年发掘的一座中型墓

    陶寺北墓地中所发现的墓葬大致分三个等级,大型墓为大夫一级,中型墓为士一级,小型墓为平民。

图二十四  祭祀马坑

    在春秋早期大中型墓周边发现有较多的祭祀遗存,有玉石祭祀,马、羊、狗等动物祭祀坑,其中马坑用1~3匹整马祭祀。这为研究东周时期墓祭制度提供了重要材料。

 

三维扫描


    将整个墓室通过三维扫描建立墓室模型,是考古发掘中重要的记录手段。


铜翣现场加固提取


    这座墓葬被盗,但在墓室内发现有铜翣,铜壁薄,又多残碎,工作人员正在采用现场加固的方法整体将其提取。

 

陶器修复

    墓葬内出土的陶器多已破碎,边发掘,边修复,便于资料的整理及研究。

 

图二十五  绘制遗迹线图

    利用PhotoScan三维建模导出正投影在电脑中绘制线图的方法,在陶寺北墓地中已成熟运用,这大大提高了绘图效率,也更加精准,最后再配上米格纸底图,美观而规范。

图二十六  大墓发掘外景

墓地的发掘还在继续,相关的研究正在进行,对墓地的性质、布局、人群构成等等还需要深入的研究,出土器物的修复也是很大的工作量,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任重而道远!

 

 图  无人机航拍

    无人机航拍是现代考古发掘中必不可少的记录手段,用于发掘区大场景的拍摄、大型墓葬墓口拍摄、考古发掘过程的拍摄记录等。

    无人机航拍是现代考古发掘中必不可少的记录手段,用于发掘区大场景的拍摄、大型墓葬墓口拍摄、考古发掘过程的拍摄记录等。

(责任编辑:岑蔚)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登录
验证码:
共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主编信箱    |    在线投稿    |    版权
版权所有: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备案号: 晋ICP备11004517号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030001      电话: 0351-5259151      E-mail: kaoguhui_s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