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 众观考古 > 考古总动员 > 正文

田建文:心中要有一个点

2018年04月02日 11:00   来源: 《山西画报》2018年03期    作者: 阎文水    【 收藏本文

    “心中要有一个点,可以是时间上的,也可以是空间上的。再以时间点观察空间,或以空间点观察时间。”田建文所说的“点”,没有大量知识积累,没有敏锐眼光,不能确定。从一个点到一条线,再到一个面,这是导师、前故宫博物馆院长张忠培先生多年前教导他的。


1990年8月,张忠培先生与田建文在五台山


其乐融融,2012年石家庄中国考古学会第十五次年会上

    1991年5月11日,与薛新明、杨林中野外考古调查时,田建文逗弄牛犊,牛犊踢出陶片,枣园H1遗存由此发现。两个多小时后,一座房屋的大半部被清理出来。当天下午,在为参与发掘北撖遗址的山西大学考古专业学生上课时,田建文就说,这是一种新的文化。他接连发表三篇文章,提出“枣园文化”命名。到现在为止,距今约7000年的枣园文化,仍是目前山西发现的最早的新石器时期文化。


翼城枣园遗址出土遗物

    那一年田建文26岁,不到而立之时,便立下了事业的一块基石。

    枣园遗址发现之前,在山西其他地方,出土过与枣园一样的陶器和陶片,只是发现者没有意识到它们的重要性,没有意识到是一种新的文化。

    早在北京大学考古专业读书时,1982年秋天,在邹衡先生指导下,田建文与同学们参与过翼城、曲沃交界处的天马——曲村遗址考古。痴迷这一田野事业,1984年毕业后,他拒绝了到山西师范大学上班的工作分配,在侯马考古工作站当了一年的临时工作人员,直到第二年如愿以偿进入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侯马是晋国后期都城新田所在地,从1952年起,发现、发掘有三、四十处古遗址。但四十多年了,人们对新田的布局、年代仍不甚了了。田建文在侯马多处晋国遗址从事过考古,1993年初,他运用新颖、系统的专业知识,撰写出了《新田模式——侯马晋国都城遗址研究》一文,将平望、牛村、台神三座品字形的宫城,与马庄、呈王、北坞三座卿城(后又发现北郭马古城),铸铜遗址等手工业作坊区,侯马盟书等祭祀遗址,墓地等,进行了通盘分析,从而建立了各个遗址的时间、空间、功能定位,最后总结出了“新田模式”。


晋都新田,侯马晋国遗址平面图

    “如今30多年过去了,还没有人能推翻我的‘新田模式’,我自己后来将它做了补充、完善。”田建文自豪地说。

    位于天马—曲村遗址中心地带的北赵晋侯墓地发掘后,邹衡先生认为那里是晋国前期都城故绛所在地。1994年,田建文发表《晋国早期都邑探索》,在这篇不到三千字的短文中指出,如是故绛,怎能没有城墙、宫殿夯土基址?没有手工业作坊遗迹?更重要的是,都城怎么会在墓地里面?他推测,位于其东南不远的苇沟——北寿城遗址,极有可能是故绛所在地。

    2003年,田建文主持发掘了浮山桥北墓地。可惜,大量的珍贵文物已被盗墓者盗窃一空。主人“先”氏是晋国早期一个大族,如果保存完好,晋文化研究该有多大收获啊。每提及此,他总是心生浩叹不能自已。


蒲县曹家庄

    为配合基建,2016年11月至次年1月,田建文领队,在蒲县曹家庄进行了为期80余天的考古发掘。发掘42座墓,时间从战国中期延续到汉代王莽时期。田建文分析葬俗与特殊陶器之后,认为有一部分墓主人是匈奴人,汉武帝元鼎五年(前112年)分封匈奴人驹几为骐侯,在吕梁山南部,曹家庄一带可能就是骐侯分封地骐县的一部分。


2016年12月29日,蒲县古县乡曹村下园沟调查(左一,蒲县文化局王晓辉局长   左三,田建文)


2016年11月25日田建文和同事穆文军调查蒲县薛关南沟遗址

    田建文打开手机,让我观看两组陶壶图片,一组出自曹家庄的一座墓,另一件出自随葬金缕玉衣的河北满城刘胜墓中。陶壶的形态甚至纹饰一模一样,证明两个地方的墓主人有共时性,也就是说他们曾经生活在同一个时间段。那天晚上比较后,田建文兴奋得久久难以入睡。


2016年11月29日,蒲县古县乡曹村龙王庙附近调查

    “对考古工作者来说,要读懂地书,陶器、陶片就是地书上常见的文字,一定要达到能够识别、读懂的程度。”田建文说,陶器是人类使用时间长、更换比较快的物件,包含了大量信息。“看陶器、陶片光看外形不行,要摸。摸陶器、摸陶片,一定要摸到陶器和陶片的精髓里、血液里,做梦都是梦的摸陶器、摸陶片,不这么做,不行。”张忠培先生一直要求他,他也是这么做的。

    考古就是以已知求未知的过程。田建文电脑里,至少存有五六千张卡片,以一个墓葬或一个灰坑为一张,这是他的“数据库”。

    田建文家住侯马,他喜欢小城慢生活的感觉。从考古来讲,侯马是座重镇,它不但位于晋南这块中华文明腹地的中心,更是晋文化闪耀之地。见素抱朴,善饮,好作五绝,背个黄军包奔走于田野,是田建文多年来留给熟人的印象。在晋南考古上,田建文不是接地气,他本身就扎根在大地上,所成可谓枝繁叶茂、硕果累累。

 



    田建文,1965年生,山西襄汾人。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兼任山西师范大学历史旅游文化学院教授、侯马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多年从事新石器、夏商周、宋金元考古及研究工作。


(文章电子版由作者提供   原文刊于:《山西画报》2018年03期)

(责任编辑:岑蔚)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登录
验证码:
共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主编信箱    |    在线投稿    |    版权
版权所有: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备案号: 晋ICP备11004517号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030001      电话: 0351-5259151      E-mail: kaoguhui_s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