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杂感偶得 > 正文

丝路掖明珠

2018年03月30日 08:00   来源: 丝路遗产    作者: 文连元    【 收藏本文

丝路“掖”明珠
    一座城市,总是有一个辉煌的历史结点。   
    公元609年农历六月,一场规模宏大的文化商贸交易会(史称“万国博览会”)在甘州城外焉支山隆重召开。国家最高统治者隋炀帝御驾亲临出席,以恩威并施的态度接见了西域27国使臣,并大宴宾客。这场1400年前的著名“酒局”,觥筹交错之间,把这里变成了中国历史上最早“世界博览会”的发源地。和这场盛宴一起载入史册的,还有峰会地点——甘州,也就是今天的甘肃张掖。  
    读到上述这段史料时,我正站在敦煌博物馆的展板前。从敦煌的馆藏中看到了张掖的历史缩影,心中有种莫名的恍惚,伴随有一种意外发现的欣喜。原来,早期的古丝绸之路重要结点,并不在敦煌,而是张掖。  
    或许,是敦煌的历史光芒太过耀眼,才让张掖掩藏于厚厚的历史尘沙之中,如一颗夜明珠,被人忽视。  
    怀着探究的心情,我重新去发现张掖。穿越浓重的历史尘烟,张掖带给我无数个震撼与激动——张掖,是甘肃省“甘”字由来的地方。



焉支山

 
   张掖,是张骞、班超出使西域经过地方。  
   张掖,是高僧玄奘去天竺取经路过的地方。  
   张掖,是汉代名将霍去病大破匈奴的地方。  
   张掖,是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停留一年的地方。  
   张掖,是隋炀帝效仿秦始皇、汉武帝参禅的地方。 
   张掖,是大唐宫廷名乐《霓裳羽衣曲》发源的地方。  
   张掖,是词牌《八声甘州》《甘破州》《甘州子》《甘州曲》诞生的地方。  
   张掖,是古代著名诗人李白、王维、陆游、陈子昂、陶渊明、高适、岑参、韦应物诗笔描述的地方……  
   于是,追寻着先人的足迹,吟诵着诗人的名句,在《甘州乐舞》的背景音乐中,我走进了张掖,走进“不望祁连山顶雪,错将张掖认江南”的古甘州,轻轻拭去时间的“包浆”,让这颗丝路明珠在世间重现光华。


历史的光华


   浩瀚大漠,驼铃叮咚。  
   商旅驼队到了甘州,就到了西域的边缘。张掖,正是丝绸之路上中西文明的交会点。  
   从西周时期的戎狄故里,到春秋战国时期月氏古国,再到秦汉时期被匈奴抢占,张掖一直是金戈铁马、鼓角争鸣的兵家必争之地。  
   当西汉骠骑将军霍去病的铁蹄踏遍河西横扫匈奴之后,“断匈奴之臂、张中国之掖”的时代来了。公元前111年,汉武帝昭告天下设置张掖郡。“张国臂掖,以通西域”,正是钦赐张掖地名的含义。  
   张掖,见证了汉武大帝的文治武功。军事上征服的同时,张骞两度出使西域,从经济上、文化上打通了丝绸之路。汉王朝在张掖等边境关口设关市,作为与少数民族的“互市”。
   “互市”,是中国历史上中央王朝与外国或异族之间贸易的通称,也就是相互开放市场,相当于中国最早成立的WTO。可以说,张掖,是世界贸易组织的鼻祖。  
   为什么要叫“互市”?因为匈奴等西域游牧民族缺乏金属冶炼能力,无法生产铁锅等必需品。没有怎么办?一个字一一抢。所以几百年间异族对中原边疆的烧杀抢掠袭扰不断。开放贸易之后,你缺什么就可以通过正常渠道来解决,比如用马匹换铁锅,各得其所。这是用经济手段解决军事问题的大国战略,体现了汉武大帝的高度政治智慧。  
   到了两晋南北朝时期,沮渠蒙逊在张掖建立北凉国,张掖成为中国内地与西域通使、商贸的中介地。

  

丹海驼影


    但这并不意味着丝绸之路上会一路平安。巨大的商业利益引来各方势力的觊觎。隋朝建立前后,吐谷浑和西突厥两个北方部落对张掖形成夹击之势,打劫河西走廊的中西商队,并强行充当中西贸易的中间人,甚至控制“互市”交易,丝绸之路由此形成梗阻。 
    既然民间控制力薄弱,那就由政府控制市场吧。于是到了隋代,由官府组织的“交市”在中外交往中占据了重要地位。史书记载:“西域诸胡多至张掖交市。”于是张掖有了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官办交易场。  
    张掖,作为古代丝绸之路南北中三条线路交会之地,吐谷浑当然不肯轻易让出市场的主导权。隋炀帝派出40万大军,吐谷浑全军覆灭,丝绸之路再次打通。  
    普天之下,皆是王土;四海之内,皆是王臣。到了君临天下、统摄四方、建立规则的时候了!于是,“万国博览会”列入了日程。  
    隋大业五年,公元609年,农历六月十一日,隋炀帝西巡到达张掖。  
    行宫早已盖好。据《隋书》记载:皇帝住的六合城“观风行殿”宽敞巍峨,容待卫数百人住的千人帐可自由组合、拆卸、移动。无意间,他们又为张掖创造了一个“中国最早活动板房”的纪录。  
    这个历史上著名的骄奢淫逸的皇帝,论起政治头脑还是有大国经略的。隋炀帝选在张掖焉支山举办万国博览会并召见宴请西域王臣,无非是告诫西域诸国: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选择对抗,吐谷浑就是下场;归附中原,交市有赏。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御驾之处,张掖十几万士女锦屐佩玉,夹道欢迎。博览会场,盛陈文物,宣示文明。宴会之上,奏响九部礼乐,跳起鱼龙曼衍舞蹈。餐桌之上,葡萄美酒,烘烤驼峰,烹制驼蹄,让宾客一醉方休、大快朵颐。各国献地效忠,获封赏赐。会后炀帝在焉支山登临峰项,参天禅地,祭祀神灵。盛会历时七天,规模之大,规格之高,人数之多,耗资之巨,堪称史无前例。  
   泱泱大国,皇恩浩荡,八方来朝,化干戈为玉帛,铸刀剑为犁铧。这次盛会散发出的历史光华,为此后的大唐时代丝绸之路繁盛奠定了深厚的基础,对大国外交、稳定边塞、发展经贸、文化交流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历史荣幸地选择了张掖,成为丝路“中国外贸第一城”。  
    世易时移,尽管丝绸之路的中转站逐渐北移到了敦煌,但今天当我们回望这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背影,张掖,依然不失华彩。


地理的光华


    提起张掖,首先映入脑海的是。
    那炫目世界的七彩丹霞景观,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评为“世界十大神奇地理奇观”的张掖国家地质公园。  
    初识张掖,是在张艺谋的电影 《三枪拍案惊奇》中。那如同现代艺术彩绘的彩虹状条纹山峰,如梦如幻,仿佛是现实世界不存在的童话王国。  
    2016年,我终于置身到这梦境之中。  
    仿佛是上帝打翻了调色盘,倾注到这片山野,幻化成中国第一彩色丘陵。相比于武夷山等地的丹霞,张掖的七彩丹霞梦幻山是独一无二的。在景区的几个小时里,我从头到尾不停地按动快门,记下这绝世的美。  
    正如抚去山上地表的尘土,才会让丹霞山惊艳全球一样,深入张掖的内部,才会惊奇地发现它的奇特。  
    小小张掖,却是一个“地貌景观大观园”。 


高台县

大湖湾旅游风景区


    如果把甘肃省地图形状比作一个哑铃的话,张掖就在哑铃中间最细的柄部。但是,在这面积4万多平方公里的狭长地带上,鬼斧神工地集中了雪山冰川、森林草原、绿洲沃土、湿地芦苇、河流峡谷、七彩丹霞、沙漠戈壁等多种奇绝迥异的地貌景观。  
   张掖,有中国离城市最近的可游览冰川。  
   张掖,有中国离城市最近的湿地公园。  
   张掖,有中国最美的六大草原之一祁连草原。  
   张掖,有目前世界第一大马场——山丹皇家马场。  
   “大自然以其从未有过的慷慨,将无数景观奇迹般地交织在一起,组成了一幅撼人心魄的动人画卷,在张掖作了一次无比奢华的全景展示。”导游自豪地介绍。  
   张掖,颠覆了我对大西北的认知。  


高台县

大湖湾旅游风景区


    我是坐着火车进入张掖的。一路之上,车窗外绵延起伏的祁连山闪耀着银光。1200公里的祁连山,有700多公里在张掖境内。   
    北方内蒙古的巴丹吉林沙漠到张掖望而却步,南方的“青海长云暗雪山”源源不断输出圣水,注入全国第二大内陆河——黑河,滋润着河西走廊,滋养出张掖这万顷油菜花海中的“塞上江南”。
    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张掖黑河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让张掖构筑起一道生态安全的屏障。我们应该感恩祁连山,是它阻挡了西部的风沙,让中原远离荒漠化的蚕食。  
    张掖,素有桑麻之地、鱼米之乡的美称。“垦甘州之土为水田,仿宁夏之法种水稻”,使这里成为历代的战略后勤给养基地。即便在计划经济时代,也曾以全省5%的耕地提供了35%的商品粮,把粮食输送到大半个中国。从这种意义上说,张掖的粮食,滋养了中华民族。  
    也许,我还应该到霍去病北击匈奴时建立的山丹马场去,沿着江山起起伏伏温柔的曲线,放马张掖祁连草原这片北国江南,体会“铁蹄铮铮踏遍万里河山”的壮志豪情,听风中匈奴“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的千古悲歌,感受“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的澎湃激情。  
    事实上,张掖的山丹军马早已踏遍了万里河山:历朝王师远征大军从这里不断得到军马补充:祖国边陲骑兵连巡逻线上有山丹军马的足迹:对越自卫反击战补给马队有山丹军马的身影;唐山大地震救灾现场有山丹马队运送药品物资:《牧马人》《文成公主》《王昭君》等30多部影视片中有山丹马场和军马的英姿。  
    如果军马能言,它一定会诉说张掖两千年的征途。从这种意义上说,张掖的军马保卫了全国的领土。  
    今日,军马不再是主要的交通工具,但张掖交通承接东西的咽喉战略地位,光华犹在。 张掖,作为全国西电东送、西气东输、西煤东运、西菜东运、西粮东调的战略通道,依然是连接中亚市场的桥梁,是新亚欧大陆桥的要道,是新丝绸之路上耀眼的明珠。


人文的光华


佛龛


    人文学者认为.当文明的车轮碾过一个地域,就会对这一区域的人打上文明的烙印。张掖的文化品格,就在东西方文化的交融中形成。  
    游牧文明、农耕文明曾在张掖激烈碰撞。  
    西方佛教、东方儒学曾在张掖并行传播。  
    丝路文化、西游文化曾在张掖积淀深厚。  
    西戎、匈奴、党项等民族文化曾在张掖相互融合。  
    西凉、回鹘、吐蕃等宗教文化曾在张掖多元共存。  
    文明碰撞的结果,在张掖撞击出灿烂的火花。目前,境内1270多处不可移动文物、3.4万佘件馆藏文物,展现了不同历史时期的人文风貌,构成了独特的文化生态。  
    张掖,有200公里长国内保存最完整的汉明长城。
    张掖,有900年前建造的世界最大室内泥塑卧佛。
    张掖,有1600年前开凿的马蹄寺、金塔寺石窟群。
    张掖,有汉代黑水国、北凉古都骆驼城等古城遗址。
    张掖,有隋代木塔、明代钟鼓楼等文物古迹……
    我终于踏入了闻名已久的大佛寺。“人过大佛寺,寺佛大过人。”这福著名的回文体楹联,就挂在张掖大佛寺门口。
    张掖大佛寺,是我国仅存的西夏最大佛教殿堂。大佛寺内释迦牟涅槃像,是11世纪中国雕塑艺术与建筑艺术完美融合的一大创举,堪称华夏珍宝。寺内珍藏的6000卷御赐金经世所罕见,精妙绝伦,有“张掖金经,稀世之珍”的美誉。

钟鼓楼夜景

    “金张掖”之名,名不虚传。  
    当敦煌莫高窟的艺术地位高高耸立时,它的影子也挡住了张掖石窟艺术的光华。  
    张掖也有飞天。与敦煌莫高窟同期开凿的张掖马蹄寺石窟,因神骥足印而闻名。金塔寺内的高肉雕彩塑飞天,属洞窟艺术之罕见珍品,全国一绝。始建于东晋的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文殊寺,现存历代洞窟30余个,保存有珍贵佛像500余身,壁画1200多平方米,挥洒在绵延数十里的文殊山间,大隐于野。  
    很少有人知道,许多张掖艺术家参与了敦煌壁画的创作。元朝末年甘州籍绘画大师史小玉,就是其中杰出的代表人物。  
    在敦煌莫高窟第三窟南北两璧,保存着史小玉绘制的精美千手千眼观音像,震动了敦煌研究学者。史小玉被誉为“不亚于乔托的大画家”,作品被赞为“敦煌壁画的极品”“举世之作”“莫高窟壁画艺术中最后的精彩一笔”“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精品杰作”。这两幅千手干眼观音画像,还启迪了后世舞蹈艺术家的创作灵感,闻名世界的音乐舞蹈史诗《丝路花雨》、央视春节联欢晚会舞蹈《千手观音》都取材于此。  
    张掖人文的光华,照射敦煌,光耀世界。

                                          原文刊于:读者欣赏2107年29期

(责任编辑:岑蔚)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登录
验证码:
共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主编信箱    |    在线投稿    |    版权
版权所有: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备案号: 晋ICP备11004517号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030001      电话: 0351-5259151      E-mail: kaoguhui_s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