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 考古课堂 > 考古名人堂 > 正文

一杯茶水一生情——怀念敬爱的宿白先生

2018年02月02日 09:00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田建文    【 收藏本文


    中国考古学泰斗、北京大学资深教授宿白先生,2018年2月1日6时05分在北医三院病逝,享年96岁。消息传来,顿感惊悚,哀我良师,驾鹤西游!
    2012年春节期间,张忠培先生让我为宿白先生九十华诞写上一篇文章,写好后才知道写学术性的论文,故一搁就是近六年。
    现以此文,怀念敬爱的宿白先生!

    2011年冬天读大学的儿子回到家,一天晚饭前,端起我刚沏好茶水的杯子喝了个够,在我们家平时已经习惯各用各的茶杯了,这个不习惯的举动,使我又回想起近三十年前,在北京大学考古学系读书期间喝宿白先生茶水的一件小事,随后便浮想联翩,又想到毕业时他帮助我找到了对口的工作,以及受他的教诲后所取得的成绩。现在写出来,纪念宿白先生九十诞辰,并祝愿老人家永葆青春!


    宿先生教我们1980级三国至宋元考古专业课外,1983年春、夏,他还教我们班石窟寺佛教考古,上课时间是每周四下午第一、第二节课,地点是五四操场旁边新盖的七教。宿先生讲课一上来就念厚厚的备课笔记,一直念到下课,学生们头也不抬忙着记还觉得来不及。他还有个爱喝茶的习惯,由我们班的同学轮着给他提一暖瓶开水。他用着一个当时还算时髦的玻璃杯,外面还有用花花绿绿的细塑料绳编织好的罩罩着,为的是不烫手。

宿白先生在敦煌莫高窟(1962年)


    五月末的一天,记不清是因为午饭吃得咸了,还是天气比较热,反正是我实在渴得受不了了。好不容易熬到课间休息时间,看着宿先生早就沏好茶,壮着胆子走到讲桌前问,“宿先生,让我喝点吧?”宿先生和蔼地说,“喝吧!”没等话音落,我就喝了两大口,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想到宿先生继续说,“现在你就这么能喝水,到了我这样大的年纪,也会像我这样胖的。”我更“放肆”了,“到了你这样大的年纪,比你还胖!”“呵呵!”宿先生都笑出声来了。令在场的宁夏固原地区博物馆进修生杨明惊讶不已,因为在他眼里,学富五车的宿先生对学生向来以严厉有加、不苟言笑而著称,而我斗胆喝了宿先生杯里的茶水,还敢跟他开玩笑。不过,直到今天我还在想,杯子里是什么好茶?解渴之余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宿白先生(前排左五)和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1952级同学在云冈石窟实习

     以后,课间休息成了我们的聊天时间,正好学校里放映电影《毕昇》,反映了北宋毕昇发明活字印刷术的曲折遭遇,请二十多年前出版《白沙宋墓》的宿白先生担任历史顾问,导演可真是找对了人。当我问他时,他只是淡淡一笑说,“是吗?已经好几年不看电影了,只是告诉了他们一些简单的历史学常识。”联想起前年放映的电影《赵氏孤儿》,本来以为知名导演导的电影,会有些新意的,结果是难看到了使我忍无可忍的地步。说的是春秋时期的事,汉代建筑如斗拱、阙及铜薰炉,东汉以后条砖铺地面和砌墙,明、清时期的瓷酒坛、瓷碗等肆无忌惮的出现许多次,倒了明事理的观众们的胃口。


    也聊到当时兴起的“排球热”、“足球热”,据现任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的王辉回忆,还有一次他竟然同意我们班提前下课,去看校际足球赛去了。宿先生说,他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自然也就不看了。当时我就想,不看电影、不看电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多少年后才明白,像他那样专心致志、孜孜不倦地搞研究的人,第一不知贪图享受,第二不知老之将至,才有了著作等身的成就,而我仅学了他的皮毛而已。

 


    我是1984年7月毕业的,到太原下了火车一看被分配到山西师范大学政史系,说是准备设考古专业急需要人,想法是美好的但在当时很不现实。这给一心想到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工作的我,无疑当头一棒。到山西从事田野考古工作,是时任考古学系主任的宿先生送我回山西的目的。那时我不到二十岁,祖上都是农村人,举目无亲,只有拒不服从分配一条路。

    宿先生得知这个消息后,专门给他的早年学生时任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所长的王克林说了这个意思。经他这么一说,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的大门始终向我敞开着,并帮我疏通关节、找熟人,一年后我如愿以偿,调到了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第二年,我又考取的张忠培先生的硕士研究生。考古,成了我的事业我的心。


    模式,是把解决某类问题的方法总结归纳到理论高度。我所知道的模式,还是上宿先生的石窟寺佛教考古课时,才得以从考古学方面加以理解的。5世纪至9世纪,中国石窟雕凿达到极盛时期,完成了以新疆克孜尔石窟为代表的龟兹模式,发展到甘肃武威天梯山石窟为代表的凉州模式,再发展到山西云冈石窟为代表的平城模式,最终在洛阳龙门完成中国化的全过程,使佛教成为中华文明的一部分(如《凉州石窟遗迹和“凉州模式”》,《考古学报》1986年4期)。这是宿先生关于石窟艺术的经典结论,虽然我对石窟艺术一知半解,但“模式”这个大概念一直影响着我。

    到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后,我长期在侯马从事考古工作,今天自认为对侯马晋国遗址的研究做出了可以告慰母校、老师及自己的成绩,这都缘于我参加1993年4月在朔州举行的山西省考古学会第三次年会上,提交的论文《新田模式——侯马晋国都城遗址研究》(《山西省考古学会论文集》(二),山西人民出版社,1994年4月)。侯马晋国遗址1952年发现以来,年年都在做考古调查与发掘工作,到1993年,共发现白店、平望、牛村、台神、马庄、呈王、北坞七座古城,这还不包括战国至汉代的凤城古城,此外还有,南西庄、一公司、呈王路、牛村古城南、侯马盟誓遗址、西南张七处祭祀遗址,柳泉、上马、下平望、东高、秦村村北发现“排葬墓”等五处墓地和一些零星墓葬,铸铜遗址、石圭作坊、制陶作坊、骨器作坊等手工业作坊遗址,这么多遗迹,年代、性质不清楚,及跟文献记载的对应也没有着落,在晋文化中的地位就不容易体现。于是我分类逐条梳理,得出了白店古城不存在,平望、牛村、台神古城为品字形宫城,马庄、呈王、北坞古城为三座卿城;以呈王路、侯马盟誓遗址为主体的祭祀群为“左祖”,相对应的有“右社”;柳泉墓地为公墓,上马、下平望、东高墓地为邦墓,秦村“排葬墓”为烈士陵园等;突出防御、突出手工业作坊、突出祭祀等侯马晋国都城遗址的特色,在西周及春秋早、中期的晋文化是“作为周文化一部分的晋文化”,春秋晚期的周文化应视为“作为晋文化一部分的周文化”,指出:“晋都新田已突破了过去方块城市的束缚,把宫城独立出来,品字形宫城结构,小城由二城构成,手工业作坊区、祭祀、墓地都有统一安排……,在这一认识基础上,我们把晋都新田这些特点称为‘新田模式’,这一模式对它之后的战国时期列国都城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如河南新郑郑韩古城、河北邯郸赵王城、山西夏县禹王城等)……,其中尤以‘赵王城’与新田相近,其宫城均品字形结构,而其余诸城至少由二城构成。这些城市大都突出了这样的特点,宫城对国君的保护和廓城对手工业作坊及王陵保护(极少数例外)。这都是受‘新田模式’影响的产物,从这点考虑,可视晋都新田为中国城市发展史中的里程碑,它开创了战国一代城市形制的先河。”最后指出,“新田模式”应是晋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此文发表后,得到了学术界的好评,也经过近二十年间不断发现的考古资料的考验,在此基础上我又发表了《晋都新田的两个问题》、《春秋晋国“虒祁宫”》、《再看晋都新田》等文章,进一步充实了“新田模式”。


    新田模式的提出,为新田文化的提出做了理论上的准备。2001年5月晋国新田文化学术研讨会在侯马召开,新田文化从此开始全面普及到公众中去了。2003年至今侯马市举办了六届“两会一节”,其中的“两会”之一是新田文化学术研讨会,从而大力宣传、研究、弘扬了新田文化和晋文化。

    在当年的山西省考古学会上,有朋友问,怎么恰如其分地叫了新田模式?我说,当初写作时,是按“侯马晋国都城遗址研究”写的,但作为标题分量不够,没有突出侯马晋国遗址在晋文化中的意义和作用,叫“新田文化”时机不够成熟,灵机一动想起宿先生给我们班讲授石窟寺佛教考古时,总结的龟兹模式、凉州模式、平城模式,遂以“新田模式”作为这篇论文的正标题,副标题才是“侯马晋国都城遗址研究”。

    新田模式,是从宿先生言传身教中学来的。


2012年2月26日10:06初稿
2018年2月1日21:49:17修改

(责任编辑:岑蔚)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登录
验证码:
共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主编信箱    |    在线投稿    |    版权
版权所有: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备案号: 晋ICP备11004517号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030001      电话: 0351-5259151      E-mail: kaoguhui_s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