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 考古课堂 > 考古名人堂 > 正文

让沉睡的遗迹印证曾经的辉煌 ——记著名考古专家张庆捷

2018年01月26日 10:00   来源: 云冈石窟官微    作者: 梁有福    【 收藏本文

    云冈石窟不但是驰名中外艺术宝藏,而且是人才济济的藏龙卧虎之地。中国著名考古专家张庆捷就是他们中的优秀代表。从2007年起,时任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所长的张庆捷受命在大同地区主持重大考古挖掘工作。平城十年,张庆捷大部分时间在云冈石窟。日前,记者在云冈石研究院采访了正在这里整理考古研究报告的他。

 


工作简历不简单

  张庆捷1978年考入山西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1982年毕业到太原市文管会工作,1983年考入山西大学历史系攻读硕士学位,1986年研究生毕业后留校。1995年调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任所长,1999年获评正高职称研究员,2002年兼山西省北朝研究中心主任、山西大学兼职教授、中国社科院客座研究员、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博士研究生导师。

  他的专业方向为汉唐考古学与历史研究、美术考古与文化遗产保护。近年来。在国家级刊物和英国、法国、德国、日本、伊朗等国发表论文数十篇,出版《民族汇聚与文明互动——北朝社会的考古学观察》、《胡商 胡腾舞与入华中亚人——解读虞弘墓》等学术专著8部,参加国际合作项目2个,皆获得学界好评。其主持和参加的“黄河古代漕运遗址研究”、“太原隋代虞弘墓发掘”、“大同云冈石窟窟顶北魏辽金佛教寺院遗址发掘”分别被评为1998年、1999年和2011年“中国十大重要考古新发现”。论文和著作多次被评为省社科一等奖和二等奖,虞弘墓被评为20世纪中国百大考古发现之一。

 


  主持或参加的科研项目有:晋中、晋东南佛教石窟的调查,北魏文成帝《南巡碑》整理研究,榆社两处东魏、北齐、隋唐佛教石造像的发现整理,唐代薛儆墓的发掘、整理和研究,山西境内黄河古代漕运遗址的调查研究,北朝晋阳至邺城沿途的佛教文化遗迹及其保护等。


  这样一位成就卓著、声名显赫的考古大家,却为人谦逊,即之也温。云冈石窟研究院院长张焯、书记王雁翔,云冈博物馆馆长刘建军、文博研究员王雁卿等专家学者,都对张庆捷充满敬意。他们说,张老师是著名考古专家、山西考古工作的领军人物,在长期接触中,大家都觉得张老师工作认真,治学严谨,为人低调,谦虚和善,是后辈学人的榜样。


云冈窟顶谜团

  谈起云冈缘,张庆捷告诉记者,2007年,云冈石窟窟顶防渗水工程启动。国家文物局出于慎重,决定在工程实施前进行相关考古工作。于是,省考古研究所、云冈石窟研究院、市考古研究所组成联合考古队,对窟顶防渗水工程区域进行了考古调查、钻探和发掘。

  在此之前,张庆捷和很多考古专家就对云冈窟顶有遗址这件事有过猜测。“因为《水经注》中有关于云冈石窟的记载,说云冈的景象为‘山堂水殿、烟寺相望’,什么是‘山堂’?如何烟寺相望?”他希望能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揭开这个谜团,没想到愿望成真,他们在调查时发现了遗址地表散落的建筑构件,并以此判断窟顶上曾有一处北魏建筑遗址。

  在云冈石窟窟顶上做田野考古发掘绝非易事,既要完成考古工作,又要经得住游客“指手画脚”般的参观评议,考古工作者需要有很好的心理素质,“以前都是在偏僻的山间工作,现在一下子在大众的围观下干活,真是不适应。”尽管在闹市中做研究,但张庆捷没有半点马虎,不仅讲究发掘中的科技含量,而且和美国耶鲁大学、北京科技大学等单位合作,保证研究分析的准确性。


  张庆捷说,这里当年就曾发掘出过东周时代的历史遗迹,为夯土台,推测与史载的武州塞有很大关系。2010年,考古队开始在防渗水工程一区进行考古挖掘,挖掘面积达3600平方米,发掘范围内,共发现现代层、明清层、辽金层和北魏文化层四个文化层,明清层有一些灰坑,辽金层有灰坑、河卵石排列的小路遗迹和建筑遗迹,而北魏层则残存着一组较完整的寺庙遗迹。

铸造工场在寺院

  在试验一区发现中原最早的寺院遗址,紧接着又在二区发现了北魏辽金寺院遗址,而其中的辽金铸造工场,更是云冈石窟窟顶上的“异类”,创下了全国第一的称号。因为该铸造工场在国内是首次发现,而且是至今发现与《天工开物》记载最接近的宋辽金时代的铸造遗址。


  在《天工开物》中,对宋辽金时代的铸造产业有过详细记载,可纷繁错杂的程序和工艺,布局和规模,一直没有实物可以印证,所以难能可贵的是,此次发现的铸造遗址对宋辽金铸造工场提供了实物资料,而且考古工作者还发现了铸造井台和30座熔铁炉遗迹,其分布情况在遗址上呈现得一清二楚,更是应了《天工开物》中的描述。因此,这座工场对研究《天工开物》和冶金铸造史以及宋辽金“失蜡法”都有重要价值。


  为什么铸造工场会建在寺庙里?难道是为了发展第二产业?张庆捷说:“这说明在辽金时代,云冈寺院可能又进入一个建设高峰,修建的寺院较多,铁质用具和工具需求量大,购买不便,于是直接在山顶设立临时铸造工场,以满足寺院需要。因此说,这个铸造工场,是云冈石窟专用的临时性铸造工场,主要为寺院制造铁器和用具,如开凿石窟的铁制工具、铁钟、铁铎以及其他用具等。”

入选考古新发现

  结合高空俯瞰拍摄的照片,张庆捷介绍说,这是一组较完整的以塔为中心的塔院式寺庙建筑遗迹,包括北廊房、东廊房、西廊房、南廊房,塔基和砖瓦窑遗迹,根据形制推断,很可能是云冈译经场所或高级僧侣生活区。建筑均为前廊后室,且有柱础,普通的僧侣是不可能住这样考究的房间的。

  在云冈石窟研究院的一个文物存放室内,记者看到大量此次考古的出土遗物,主要是北魏建筑材料,残瓦最多,其中板瓦约18万块,筒瓦块约为3万块,还有“传祚无穷”文字瓦当和不少带釉板瓦,也有少量北魏器物陶片,有一片北魏陶器上还有“四窟”戳印,另外发现一些石窟佛像和供养人残片。目前,一些有代表性的文物已陈放到云冈石窟博物馆。

 


  2012年4月,“201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结果在北京揭晓。经过全国著名考古学家的评议及无记名投票,山西省选送的大同云冈石窟窟顶北魏辽金佛教寺院遗址,与河南郑州老奶奶庙遗址暨嵩山东南麓旧石器地点群,福建漳平奇和洞遗址,浙江余杭玉架山史前聚落遗址,内蒙古通辽哈民史前聚落遗址等一道成功入选“十大”,为山西又捧回一次考古界的最高奖项,让云冈石窟再次光耀全国。


  谈及这段辉煌的经历,张庆捷却十分淡定。他说,此次考古的重大收获并非偶然,因为对云冈石窟窟顶的考古工作其实已持续了几十年,对窟顶有北魏寺庙遗址已有定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日本学者水野清一等人在窟顶进行探沟考察后,就推断石窟窟顶东部、西部均有北魏寺庙遗址。随着防渗水工程的进行,考古工程也在逐步推进,将来在对窟顶东部进行挖掘时,也许还会有重大收获。


考古事业无止境

  近两年,张庆捷继续在云冈石研究院进行云冈石窟窟顶北魏辽金佛教寺院遗址考古研究报告的撰写整理工作。他深情地将自己在大同工作的这段日子称为“平城十年”。在此期间,他还主持参加了大同北魏墓葬群的发掘、整理和研究,大同操场城北魏宫殿遗址的发掘与研究,大同北魏永固陵遗址的调查研究等工作,足迹遍布大同的山山水水。

  考古工作的魅力和乐趣是常常会带给人意外的惊喜并提供无限的想象空间。张庆捷说,云冈窟顶考古期间,他常常在工地上席地而坐,看似闭目养神,实则让思绪穿越时空,梦回北魏。“我在脑海中把发现的遗址一一拼接起来,想象着它们昔日的全貌,眼前就仿佛呈现出了《水经注》里的画面,云冈山上,布满寺庙和方塔,香火缭绕升起,犹如仙境;山下还有石窟,前面的水面上倒映着许多殿堂,上下辉映、壮丽雄浑的景象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他认为自己是幸运的,因为他有幸参与了多项重大考古工程,并获得过三项考古大奖,一是运城汉代到清代的黄河漕运遗址,二是太原隋代虞弘墓,第三项就是云冈窟顶北魏辽金佛教寺院遗址的发掘。每次站在领奖台上,他都觉得自己的人生选择是正确的,值得为之奉献终生。


  他说:“考古人的时空坐标远大于常人,能够看破名利,但我却对这三个奖项十分珍惜。虽然我去年春天就退休了,但考古事业永无止境,我将继续保持初心,为自己一生钟爱的考古事业发挥余热。”

(责任编辑:岑蔚)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登录
验证码:
共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主编信箱    |    在线投稿    |    版权
版权所有: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备案号: 晋ICP备11004517号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030001      电话: 0351-5259151      E-mail: kaoguhui_s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