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 考古课堂 > 考古记忆 > 正文

晋都“新田”何处寻——纪念侯马盟书发现53周年

2017年12月09日 11:00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田建文    【 收藏本文


    1965年12月9日,这一天,应当成为侯马市和晋文化史上,一个纪念日,一个永远也不能忘记的日子……

    城市是城市所在地区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的标志,也是文明、文化、文物等一切的总和。历史悠久的中华民族,形成了无数座具有独特文化品质的城市,在一座城市里生长的人们,自觉和不自觉地都要烙上那座城市所具有的印记,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侯马,从地理位置上来说,是临汾盆地南段,地处临汾盆地和运城盆地的交通要道,素有“水旱码头”之称,也是山西两个传统农业地区的的中心;历史文化中,则是此地曾经是晋国最后的都城“新田”,晋国在这里谱写了从古到今的山西人津津乐道的春秋辉煌。以此为起点,历代新田儿女发扬知人尚贤、团结图强、宾至如归、和谐发展的晋国精神,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奇迹,为中华民族成长、繁荣、强大,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

    中国历史上的周代,分为西周与东周两个时期,而东周又分为春秋和战国两个阶段。公元前585年,刚开始进入春秋晚期,晋国的第二十六世晋侯(公),也就是晋文公的孙子晋景公把晋国都城由“故绛”迁到了新田,即今侯马,至晋静公二年也就是公元前376年,晋国彻底被韩赵魏三家瓜分,历时十三世(公),前后经历209年。


盟书、玉币出土状况

    整个晋国历史六百年,晋都新田时期占二百零九年;春秋五霸中,晋国称霸时间最长。从公元前632年在今山东堙城西南的“城濮之战”中战胜了不可一世的楚军。接着召集齐、宋、鲁、郑、蔡、莒、卫于今河南原阳西南的践土结盟,史称“践土之盟”,周襄王“策命”晋文公为“侯伯”,替周王讨伐不听话的诸侯,晋国也就称霸诸侯开始,到公元前482年晋定公与吴王夫差会盟于今河南封丘西南的黄池,“黄池之会”时吴王夫差先歃血,标志着晋国霸主地位旁落。就这样晋国称霸时间长达150年,其中103年在新田。晋国在新田度过了它最辉煌的时期,也是三晋走上历史舞台而晋国逐渐衰落至致灭亡阶段。

    正如晋国永远是山西人民的骄傲一样,因为晋国是春秋五霸中称霸时间最长的;晋都新田永远是侯马人民的骄傲,因为晋国称霸三分之二以上的时间在侯马。

    今天侯马晋国遗址作为晋国最后一个都城新田所在地,已经得到的考古学、历史学和全社会的公认,在此基础上2001年提出新田文化,十多年来新田文化的研究取得丰硕成果。侯马晋国遗址和新田文化还是晋文化研究的最初着眼点,以此为起点,顺藤摸瓜、追本溯源,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1979年翼城、曲沃交界处的天马——曲村遗址和1992—2001年曲沃北赵晋侯墓地的发掘,使西周时期的晋文化为我们所知,现在我们可以完整地写出一部六百多年的晋文化史,新田文化就是其中的重要部分。

    今天众口一词,晋都新田在侯马。这个考证和确认过程,要取决于清朝乾隆年间曲沃县令张坊考据文献之后所作《新田徵》,和1965年12月9日侯马盟书的考古发现。

    晋国并不是从早到晚都用一座都城,而是因时因地有几次迁徙,史籍有不同的记载,学者们考证也多有不同有“五都四迁”、“三都两迁”,最多的还有“七都六迁”的说法。但公元前585年晋国最后一个都城“新田”到举世公认,《左传·成公六年》有详细记载,“晋人谋去故绛,诸大夫皆曰:‘必居郇、瑕氏之地,沃饶而近盬,国利君乐,不可失也。’韩献子将新中军,且为仆大夫。公揖而入。献子从。公立于寝庭,谓献子曰:‘何如?’对曰:‘不可!郇、瑕氏土薄水浅,其恶易觏。易觏则民愁,民愁则垫隘,于是乎有沈溺重膇之疾。不如新田,土厚水深,居之不疾,有汾、浍以流其恶,且民从教,十世之利也。夫山、泽、林、盬,国之宝也。国饶,则民矫佚。近宝,公室乃贫。不可谓乐。’公说,从之。夏四月丁丑,晋迁于新田。”到《史记·晋世家第九》记载的公元前376年“静公二年,魏武侯、韩哀侯、赵敬侯灭晋后而三分其地。静公迁为家人,晋绝不祀”,历景公据(前599~前581年)、厉公寿曼(前580~前573年)、悼公周(前572~前558年)、平公彪(前557~前532年)、昭公夷(前531~前526年)、顷公去疾(前525~前512年)定公午(前511~前475年)、出公凿(前474~前452年)、哀公骄(前451~前434年)、幽公柳(前433~前416年)、烈公止(前415~前389年)、孝公颀(前388~前378年)、静公俱酒(前377~前376年)十三世(公),计209年,这是十分清楚的事情。

    当年晋景公看中新田的“土厚水深,居之不疾,有汾、浍以流其恶,且民从教,十世之利也”,于是从赵氏家族盘根错节的故绛(其地有多种说法)迁都新田,接着策动“下宫之役”,将一手遮天的赵氏家族满门抄斩,从而维护了公室的统治地位,保障了晋国的称霸事业。

    晋国在新田时期,有两件改变中国历史的大事情。一是继续了晋国称霸事业。公元前569年晋悼公听取魏绛的建议,与戎狄结盟,解除北方之患,专门对付南方的楚国和西方的秦国,八年之中九次召集诸侯会盟,巩固了晋国霸业,《孟子·梁惠王上》记载,“梁惠王曰:晋国,天下莫强焉,叟之所知也。”就是说的晋国称霸的事。二是肇启三晋之源。从春秋晚期韩、赵、魏就号称“三晋”, 以后又瓜分的晋国,到了战国时期都位居战国七雄之列。晋国和其他诸侯国一样,实行的是晋侯(公)、卿大夫、大夫、士、国人的一套等级森严的管理制度,卿大夫位居低于晋侯(公)的第二个层次,晋国史上有名的栾书、赵盾、韩厥、魏绛等,包括公元前403年周威烈王命韩虔﹑赵籍﹑魏斯为诸侯之前都是卿大夫。早在晋定公(公元前511~公元前475年)时期,韩、赵、魏、智、范、中行六卿就开始争霸;公元前497年到公元前490年爆发了“范、中行之乱”,最后以赵简子为首的四卿把范、中行赶到了齐国;公元前458年这四卿公然瓜分了范、中行的土地,而不是由晋公赏赐;公元前453年“水淹晋阳”韩、赵、魏灭智;公元前403年韩、赵、魏被周威烈王封为诸侯,号称三晋,瓜分了晋国。三晋秉承了晋国依法治国、适时变法而富国强兵,名列战国七雄。新田时期,政治上,废除分封制、世卿世禄制,因势利导实行郡县制,特别是赵简子铸刑鼎,鼎上铸着范宣子制定了刑书,为封建君主集权制政体奠定了基础;所以说法家思想出自三晋,正是因为有了这个思想,秦始皇才统一天下,建立了帝国,所以说新田是封建统一帝国的策源地。

 

马牲骨骸  21号坑

    经济上,产生了封建生产关系,牛耕的使用促使农业的发展,手工业出现了空前的繁荣,出现了独立的商人,据《国语·晋语八》记载,新田的富商竟达到“金玉其外,文错其服,能行诸侯之贿”的程度;


牛牲骨骸  15号坑

    文化上,唯物论者蔡墨说出了“社稷无常奉,君臣无常位,自古以然”的朴素道理,以《阳春》、《白雪》闻名的晋国乐师师旷等。

    如果说,晋文公、晋襄公时期晋国的繁荣是政治、军事的繁荣的话,新田时期晋国的繁荣是全面的繁荣,包括经济、文化。这一切,先秦古籍中都有记载,经过秦始皇的焚书,《左传》、《国语》、《史记》、《韩非子》、《世说新语》、《淮南子》等记录东周历史的古籍中,以晋国新田时期为最多,留下了许多引人深思的历史故事和动人的古代传奇,也留下了宾至如归、数典忘祖、掩耳盗铃、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等至今人们还耳熟能详的成语。

    这座东周时期赫赫有名的晋国都城“新田”在何处?,汉代以后到清乾隆年间,一直都把晋国晚期建设,战国、秦汉沿用的河东郡绛县(东汉改为“绛邑县”)治所所在地的凤城古城(也称“曲沃古城”)说成是“新田”:先是西晋学者杜预为《左传·成公六年》作注“新田,地名。在今平阳绛县。”这条记载,大的方面来说还是正确的,好就好在它没有指明“新田”的具体位置,只是说“在今平阳绛县”。以后魏郦道元《水经注·浍水》:“西过其(绛县)县南,《春秋》成公六年,晋景公谋去故绛,欲居郇瑕。韩献子曰:土薄水浅,不如新田,有汾、浍以流其恶。遂居新田,又谓之绛,即绛阳也,盖在绛、浍之阳……又西南过虒祁宫南,宫在新田绛县故城西四十里,晋平公之所构也。”就有了“绛县南”的地理坐标了,但仍含含糊糊。明天顺五年(1461年)纂修《大明一统志》就直截了当了,“《左传》晋景公谋去故绛,徙居新田,即此。南对紫金山极高处。有中城有外城,其南面为浍水冲没,东西北遗址尚存。东界河底,西界临城,南抵浍水,北包凤城,周围三十余里。规制宏伟,谓之霸都,信然。八景谓晋城春色即此。”明嘉靖三十年(1551年)《嘉靖曲沃县志》说:“王官城,县西南二里又号晋城。《一统志》云《左传》晋景公谋去故绛,徙居新田,即此。”从“新田”地名的产生和流传过程,我们可以看到传统文化的魅力所在。

 

马牲骨骸  25号坑

    直到乾隆年间才有了不同的声音,当时曲沃县令张坊,受到以考据为主要治学方式并在清朝乾隆、嘉庆年间达到高峰的“乾嘉学派”的影响,实地考察后提出“新田”在侯马的说法。他在任所修的《续修曲沃县志》卷三一记载了他的《新田徵》,其中有:“夫韩子曰:不如新田土厚水深,有汾、浍以流其恶。若夫曲沃其去汾水也亦远矣,乌能流其恶耶?必也其在今侯马驿乎?地在二水之交,去曲沃三十余里,土厚水深,背汾面浍,交流其恶,其无疑者一;地去晋平公虒祁宫十里,禾黍高低,为故国离宫,其无疑者二;地去汾水故梁十三里,水柱参差,为游观津梁,其无疑者三;春秋盈夏入于晋,入于曲沃,传齐兵上行,张武军于荧庭,平公蒸于曲沃,警守而下会于梁,道里适便,其无疑者四;水经浍水西南过虒祁宫南,注公在新田,其宫地面背二水,西则两川之交会也,汾水又屈从县西南流注,水经绛县故城北又经虒祁宫北,横水有故梁,盖晋平公之故梁也,其无疑者五……”。他还在曲沃八景“新田秋色”一诗中得意地写道,“春秋左传文章在,晋国新田天下推。二百年间垂伯他,十三公尽主盟来。总由汉疏讹闻喜,致使今人失绛台。自我指名侯马是,千年秋色似云开!”

    谁是谁非?考古学是解决这一分歧的最好途径。但在那时,只有考据学,没有考古学。

    1949年新中国的成立后不久,曲沃县侯马镇设为侯马市。随着新兴侯马市基本建设的展开,久违的晋都新田的遗迹、遗物不断呈现在世人面前。

 

11号探方  竖坑分布情况(由西向东)

    1952年,原山西省文物管理委员会主任崔斗辰来到侯马,到西侯马、白店一带搞调查,发现了古遗址,引起考古界对侯马的关注。

    1955年7月,山西省文物管理委员会配合中央城市设计院组织各类专业科技人员,对即将兴建的侯马市的自然环境、历史地理进行综合考察,并在西侯马、宋郭、白店、牛村、南西庄、北西庄等村旁的断崖上,发现大量东周时期文化层。初步查明这里是一处文化遗物丰富、分布范围广阔的古遗址,与文献资料相印证,认为与东周晋国晚期都城新田有着密切的关系。

    1956年3~7月,文化部文物局在晋南文物普查,确认侯马遗址绝不是一般的部落遗址,而是一个遗存相当复杂、十分重要的大遗址。同年5月,文化部文物局、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来侯马考察东周遗址。7月,在凤城村东一带发现凤城古城的城墙。

    1956年10月3日,成立了山西省文物工作委员会侯马工作站,负责侯马晋国遗址及整个晋南地区的考古学调查、发掘和研究任务。

    虽然1952年就发现侯马晋国遗址,但确认它是晋都是稍后的事。在最初的多次调查过程中就认为极有可能,但出于研究重大学术问题应该持有严谨态度和作风,迟迟未予明指。1957年3月,考古工作者发现了侯马铸铜遗址并发掘铸币作坊,同时,3~5月,他们又相继发现牛村与平望两座古城,并勘察这两座古城内的宫殿台基。杨富斗先生在调查简报《侯马西新发现一座古城遗址》中才提出其可能性。他说,新田古城究竟在何处?历代学者有过不同的看法,有的说是曲沃西南两公里的古城,有的说是侯马驿(过去的曲沃县侯马镇,今侯马路西老街)一带。哪个说法正确,在没有得到科学资料的证据之前难以肯定。但从侯马新发现的古城位置看,它地处汾、浍之交的平原上,土地平坦肥沃,南面绛山,西南远眺峨嵋岭,东距曲沃约15公里。正如乾隆戊寅年《曲沃县志》与嘉庆二年续修《曲沃县志》中所说:“新田古城在今治西南三十里。”“其地也,绛山为屏,峨嵋列峙,浍绕于前,汾环于右……。”也与《左传》中韩献子所说的“土厚水深,有汾、浍以六其恶”一致,那么侯马所发现的东周古城很有可能就是晋之新田。这篇简报发表在《文物参考资料》1957年10期上。

    确定晋都新田,对于当时山西乃至中国的考古学界来说,这是一件大事情,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1958年7月,以侯马为中心,开展总面积约为40平方公里的调查勘探工作,初步了解侯马晋国遗址的大体分布范围。


5号探方  竖坑分布情况(由南向北)

    1959年4月,在上马村发现10余件东周铜器。

    1961年3月4日,侯马晋国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60年4月,对上马墓地进行复查,确定该处为一面积较大的周代墓葬,同时在墓地西北120米的上马村北、浍河第二级台地上发现一处周代文化遗址。


7号探方  竖坑分布情况(由南向北)

    1960年10月至1961年6月,第一次发掘侯马铸铜遗址,出土大量陶范等遗物。

    1961年3月,调查发现台神与马庄两座古城。

    11月,对上马墓地进行第一次发掘,清理东周墓葬14座,出土一批精美铜器,其中13号墓出土铜器“庚儿鼎”。

    1962年11月至1963年上半年,对侯马铸铜遗址遗址进行第二次大规模发掘。

    1962年4月,对白店古城进行调查。同年,11月至1963年上半年,继续大规模发掘侯马铸铜遗址。

    1964年3月,侯马晋国遗址“四有”(有组织机构、有保护范围、有保护标志、有文物档案)保护规划工作经过两年来的调查勘探,保护范围与重点保护区已基本划定。同时,对牛村、平望两座古城进行普探。

    1965年1月,发现呈王古城遗址。

    有这么多古城,还有墓地和铸铜遗址,侯马晋国遗址与晋都新田还是没有达到铁板钉钉的程度。最终是1965年11月配合侯马发电厂在秦村西北发掘侯马盟誓遗址,12月9日发现了侯马盟书后确定的。侯马盟誓遗址共发现埋有牛、羊、马等牺牲祭祀坑400余座,限于当时的情况,只发掘了326个,其中盟书埋在42个坑内,出土盟书标本五千余件,张颔在1966年2期的《文物》月刊上发表《侯马东周遗址发现晋国朱书文字》,报道了这一好消息,“这批重要文物的发现,这么这里正是‘晋邦’的宗庙‘上宫’(《侯马盟书》改为“二宫”)所在。‘定宫’一词的出现,也进一步证明侯马东周遗址与晋国晚期都城‘新田’有着密切的关系。”

    1976年出版的《侯马盟书》报告中,临摹发表656件,其中可识别参盟人251人,打击对象人名26个。张颔先生在《侯马盟书从考续》之“‘晋邦之中’试解”中(《古文字研究》一九七九年第一辑)说,

    侯马盟书“宗盟类”盟辞中的主要内容是防止赵尼及其子孙和赵尼之党兟氏等“复入晋邦之地”,盟书“委质类”也把这项约文作为一个主要内容。所谓“晋邦之地”殆为泛指晋国境内而言。值得注意的是在“委质类”的“盦章”篇(一五六:二O)中出现了“晋邦之中”一例。这一例的含义和其它“晋邦之地”的含义似有所不同,比起一般称谓之“晋邦之地”重点更为突出了。当时写盟书的人是否有意标新立异,姑且不作推析。我只作为一个特殊的例子看待,仅从这一辞义上就事论事试为解释。具体的说“晋邦之中”解释专指当时晋国的都城(绛,即新田)而言,因为的国都是称之谓“邦中”的。《周礼•天官太宰》“一邦中之赋;二四郊之赋……”。郑注云“邦中”是指城郭而言;“四郊”是指“去国百里”而言。可见“邦中”和“四郊”是有一种区域界限的。“邦中”是天子或诸侯的都城……”。侯马盟书中的“晋邦之中”也解释晋之“邦中”。亦即当时晋国主君的都城所在。那么侯马盟誓遗址这个地方正如前考所说恰相当于公元前五八二年(当为公元前五八五年,田建文注)以后晋国的中晚期都城——新田的地望。这和侯马盟书所反映的历史事实《左传·定公十三年》“赵鞅入于绛,盟于公宫……”以及《左传·定公十四年》“智伯从赵孟盟”有关盟誓的记载是如呼若应非常吻合的。

    先秦时期的“邦”就是以后“国”,而“国”则是都城,汉代为了避刘邦的讳,改“邦”为“国”了。如果“晋邦之地”尚有指晋国全境的可能,至少可知“晋邦之中”确指晋国都城新田。另外,侯马盟书中的“委质类”的盟辞中都说到“丕显晋公大冢”,“晋公大冢”就是晋公的庙寝,都有了晋公的庙寝了,不是晋都新田又是什么?

    晋公陵墓1979年也有了眉目,这就是与侯马接壤处的新绛县西柳泉南坡上的柳泉墓地。墓地北临浍河,南倚峨嵋岭,东西长约5公里、南北宽约3公里,面积15平方公里。发现四组中间大、两侧小的大形墓,发掘了一组发的两座,其中的301号墓,口长15、宽12.6,深16.8米,积石积炭,一棺一椁。早年被盗,残存的铜盘、鉴、编钟和石磬、玉器、瓷器、陶鼎等。

    新田在侯马,至此铁证无疑。

    晋都新田,既有《左传·成公六年》的文献依据,也有侯马盟书盟辞的记录,而侯马盟书正是在1965年12月9日发现的。

    这一天,应当成为侯马市和晋文化史上,一个纪念日,一个永远也不能忘记的日子……

 


侯马盟书“宗盟类”中的“晋邦之地”(156号坑:1)
 

 

侯马盟书“委质类”中的“晋邦之中”(156号坑:20)

(责任编辑:岑蔚)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登录
验证码:
共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主编信箱    |    在线投稿    |    版权
版权所有: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备案号: 晋ICP备11004517号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030001      电话: 0351-5259151      E-mail: kaoguhui_s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