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 探索实践 > 星火燎原 > 正文

【纪要】山西兴县碧村遗址专家座谈会

2017年10月31日 15:00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碧村考古队    【 收藏本文

    2017年10月26日下午,参加第七届“黄淮七省考古论坛”的专家们来到山西兴县碧村遗址。专家们现场参观了碧村遗址小玉梁发掘地点,对现阶段碧村遗址考古发掘工作给予肯定,并就碧村遗址及其未来考古工作进行座谈,尤其对南部发掘区的墙体结构与性质展开了热烈讨论。

 

专家们参观碧村遗址小玉梁发掘地点


    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宫希成研究员认为,需要进一步明确遗址的整体布局,目前对小玉梁聚落变迁的总结需要更有力的关键地层证据。


    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高明奎研究员认为,发掘南区石墙的起建年代还不很清楚,建议在南区做一个探沟式解剖。此外,在发掘中需要慎重对待石墙和乱石堆积,尽量减少干扰分析遗址整体布局的不利因素判断。


    苏州市考古研究所张建军研究员认为,碧村遗址小玉梁地点还需要继续做一些发掘,确认南区长方形石墩的性质。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张东博士简要介绍了洪都拉斯科潘遗址,认为在解开碧村遗址南区的结构与功用上,可以借鉴科潘遗址的工作方法。在谈具体如何开展工作时,他指出,如果顾虑会破坏到遗址,不妨先做保护预案,灵活解剖,还可以应用地理信息系统,以不同色块区分石料,辅助分析。


    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孙波研究员提出三点建议:一,解剖地层,通过探沟式发掘,力争明确每一阶段的平面布局。二,尝试对遗址的功能进行分区,针对这一点,他特别指出,通过发掘,可能解决功能分区问题,当然限于其保存情况,也不排除仍然无法解决的可能性。三,对碧村遗址整体的性质需要进行再思考。


▲山西兴县碧村遗址专家座谈会讨论现场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高江涛研究员认为,碧村遗址通过大面积揭露工作,遗址整体比较清晰,工作做得比较好。就大家讨论的焦点问题,他提出三点看法:第一,南区的石墙可以通过部分解剖的方式来做,部分解剖适用于在发掘中对新出现的现象不理解的情形下,以思考带动解剖,然后再思考,直到解决问题。第二,碧村遗址核心区与石峁遗址皇城台可能相似,那么,需要注意碧村遗址核心区之外的情况,再进一步寻找是否有外围城墙,从而思考遗址的功能。第三,上面关于小玉梁聚落变迁的总结中,从陶器看二段与三段之间还存在缺环。


    太原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裴静蓉研究员多年来在晋阳古城从事考古工作,她认为还是先做进一步的解剖,最后才能判断其结构与功能。


    中国国家博物馆考古部戴向明研究员作为本次座谈会最后一位发言者,激情昂扬,他认为一定要通过探沟式发掘来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而且就如何发掘给了非常详细的方案:做一条北向的长探沟,贯通南墙、中心排房甚至北墙;可以利用墙边的一些盗洞,寻找一些关键线索。此外,他认为小玉梁第二、三段可以划入一个大阶段。


    山西兴县碧村遗址项目负责人王晓毅副所长向各位专家表达感谢,考古队会听取这些宝贵的意见和建议,这些意见和建议对碧村遗址下一步工作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碧村遗址介绍:


    碧村遗址山西省吕梁市西北角的兴县高家村镇碧村北侧,地处黄河与蔚汾河的交汇处,遗址西接黄河,南邻蔚汾河,北抵猫儿沟,东以一道横亘南北的石墙为界,形成一个相对封闭的地理单元,遗址面积约75万平方米,以龙山时期遗存最为丰富,遍布整个遗址。


兴县碧村灰坑出土蚌串饰


    2014年10~11月,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对碧村遗址进行了首次调查,初步确认了性质,鉴于其地理位置及时代的重要性,开始对其进行系统性的考古工作。


    2015年~2017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碧村遗址开展了持续性的考古发掘,进一步确认其为龙山晚期的一座石城聚落,并在小玉梁地点发现台地中心的石砌排房及外围台地的围墙。此外,在碧村遗址位于的蔚汾河及附近区域发现同类石城遗址10余处,发现仰韶早中晚及龙山等阶段遗址40余处,初步建立了该区域史前时期的编年体系。


▲兴县碧村遗址小玉梁遗址主要遗迹分布情况


兴县碧村遗址小玉梁中心的石砌排房


(责任编辑:岑蔚)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登录
验证码:
共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主编信箱    |    在线投稿    |    版权
版权所有: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备案号: 晋ICP备11004517号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030001      电话: 0351-5259151      E-mail: kaoguhui_s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