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 众观考古 > 考古总动员 > 正文

柿子滩遗址穿孔饰品的穿系方式研究

2017年11月07日 16:00   来源: 中原文物    作者: 宋艳花、石金鸣    【 收藏本文

       旧石器时代晚期,全世界的遗址中都开始出现一些有磨制痕迹或有穿孔的兽牙、兽骨、贝壳、海蚶壳、海螺壳、鸵鸟蛋壳和小石头等遗物,学者将其描述为 “个人装饰品 ( personal or-nament) ”[1]或“人体装饰品 ( decorative body ar-tifact) ”[2 -3],并对其进一步分类,将个体较小,环状或管状,或中心穿孔的椭圆形或矩形饰品称之为 “串珠 ( bead) ”[4],而将一端穿孔系挂,另一端悬垂的饰品称为 “吊坠 ( pendant) ”[5]。但是,由于出土数量有限,分布零星,饰品中关于串珠和吊坠的判断多是根据饰品的形状,结合研究者经验进行的推测。近年,山西吉县柿子滩旧石器时代晚期遗址中出土了一系列的穿孔装饰品[6],通过显微观察,大多数饰品的表面保留有清晰的穿系痕迹,这为我们复原饰品的穿系方式,并进一步判断饰品类型及其组合佩戴关系提供了材料和依据。

▲吉县柿子滩旧石器遗址环境地貌

▲2005年柿子滩旧石器时代遗址发掘现场

 

 

一、柿子滩遗址出土装饰品


         柿子滩遗址分布于山西吉县清水河流域,是中国目前发现距今 1 ~ 2. 5 万年间分布较广、保存较完整的一处旧石器时代晚期遗址。该遗址中经过系统发掘的地点有 S1[7]、S9[8]、S12[9]、S14[10]、S24[11]和 S29 地点群[12]。其中多数地点发现有装饰品的制作材料及相关产品。


柿子滩旧遗址出土装饰品


      根据目前出土资料的数据统计,这些装饰品材质有三种,分别为蚌壳质、鸵鸟蛋壳质和骨质,其中有穿孔者30 件。穿孔饰品中鸵鸟蛋壳质饰品的数量最多,达 24 件,蚌饰品较少,只有 5 件,二者分布于每个地点群中,甚至同一地点的不同层位,时代从距今 2. 5 万年左右一直延续到距今1. 1 万年左右; 而骨质饰品目前只发现 1 件,分布在距今1. 1 万年左右的 S9 地点中。( 表一)


表一 柿子滩遗址穿孔饰品的统计和观察


二、穿系方式


      通过对 30 件有孔装饰品的微痕观察,除了S9 地点的 2 件鸵鸟蛋壳饰品和 S12A 地点的 1 件蚌饰品外,其余 27 件都不同程度保留有使用痕迹。( 表一) 根据饰品穿系绳索的数量和钻孔的数量关系,柿子滩遗址单体饰品的穿系方式可以分为四类:


( 一) 单绳单孔


        单绳单孔又可分为串珠式和非串式两种串系方式。


1. 串珠式


        S12G∶ 1853 为鸵鸟蛋壳质,饰品呈很规整的圆形环状,整体表面光滑圆润,边缘和钻孔处完全不见棱角,也不见钻孔的内壁钻痕。 ( 图一:1)


图一 单绳单孔穿系方式———串珠式

1. 鸵鸟蛋壳饰品 ( S12G∶ 1853)

2. 鸵鸟蛋壳饰品 ( S29 第二文化层采集)

3. S29 第七文化层上层鸵鸟蛋壳饰品穿系示意图


        S29 地点第二文化层发现 2 件鸵鸟蛋壳饰品,S29∶ 1836 呈环状,外轮廓呈圆角六边形,同层采集所得另 1 件的器形相对更加规整。二者的整体磨蚀程度都同 S12G∶ 1853,但饰品的外侧缘重度磨圆,均呈现釉质光泽,本应莹润的鸵鸟蛋壳外面反而略显粗糙。( 图一: 2)S29 地点第七文化层上层发现 3 件鸵鸟蛋壳饰品,外形大致呈圆形环状,表面光滑圆润,外缘也严重磨圆,呈现釉质光泽,且 3 件饰品大小相同,连续穿系后呈现很好的整体密合关系。( 图一: 3)


        以上 6 件饰品均表现出串珠式连续串系( 图二: 1) 所产生的痕迹: 饰品外缘磨圆程度较高,重度磨圆者产生釉质光泽; 由于饰品活动性强,钻孔内壁几乎均匀受磨擦,所以孔内壁往往不见钻痕,钻孔圆钝; 饰品两面为相互接触面,长期佩戴产生的磨擦使蛋壳外面本有的油亮光泽变粗糙暗淡。


图二 穿系方式示意图

1. 单绳单孔 ( 串珠式)

2 - 4. 单绳单孔 ( 吊坠式)

5. 单绳双孔 6. 双绳单孔 ( 并列式)

7. 双绳单孔 ( 交错式) 8. 多绳单孔

9. 两种双绳单孔穿系方式的交错使用

10. 单绳单孔和双绳单孔两种穿系

方式的同时使用


        另外,S9 地点的层位与 S12G 地点相同,所见鸵鸟蛋壳穿孔饰品虽然都没有使用痕迹,但与S12G 出土饰品的大小和形状相似,其个体较小,钻孔细小,推测它们也应用于串珠式穿系。


1.非窜式


        经过观察研究,我们发现柿子滩的穿孔饰品并非简单的串饰。其一,人类精心将饰品打琢或磨制成规整的形状,如圆形、椭圆形或者菱形,目的就是将这些轴对称或中心对称的让人产生审美愉悦的饰品展示给别人,而串饰似乎与很规整的外形相矛盾; 其二,对于鸵鸟蛋壳来讲,其外面的油亮光泽一直吸引着人类的关注,遗址的鸵鸟蛋壳饰品中外表面的面积往往比内表面的面积大,外表面的形状也更加规整,这就表明外表面为饰品的正面。同样,柿子滩遗址的蚌饰品美观的外表面也为饰品的正面。那么,如何将这些正面的自然美观的外形展示于众还需要借助于非串式的穿系方式。


        S24 地点出土单孔鸵鸟蛋壳饰品 S24∶ 307 上的清晰系绳痕迹为我们复原这种穿系方式提供了明确的证据。痕迹显示: 绳索穿系处的饰品宽度只有 1 毫米左右,正面形成一条较宽的凹槽,而背面和上边缘形成两条并列的较窄的凹槽。( 图三: 1) 推测饰品最初为圆形环状,由于长期佩戴,穿系处凹痕深陷,垂悬的一端则由于磨蚀而逐渐减薄并缩短,直至成为直线状。S29 地点第七文化层下层出土的 15 件鸵鸟蛋壳饰品均保留有此种穿系痕迹,只是由于佩戴时间没有 S24 的长,所形成痕迹不那么深刻,但依然非常清晰,其垂悬的边缘和两侧边缘磨蚀减薄也明显可见。( 图三: 2、3)


图三 单绳单孔穿系方式———非串式

1. 鸵鸟蛋壳饰品 ( S24∶ 307) 2 - 3. S29 第七文化层下层鸵鸟蛋壳饰品

4. 蚌饰品 ( S9∶ 1484) ( a 孔内壁左上侧,b 孔内壁左上侧,c 孔内壁右上侧)

5. 蚌饰品 ( S9∶ 1066) 6. 蚌饰品 ( S29∶ 13434)


        另外,S9 地点的 3 件蚌饰品和 S29 地点第七文化层下层的 1 件蚌饰品也显示出同样的穿系方式: S9∶ 1484 呈长椭圆形,钻孔位于长径的一端,孔内壁的左上侧和右上侧钻孔痕迹消失,而其他位置的钻痕却非常清晰 ( 图三: 4) ; S9∶455 和 S9∶ 1066 均为蚌壳完整的半扇,顶部磨孔的内壁很薄,但圆钝光滑,咬合齿中主齿和副齿均有磨圆,S9∶ 1066 在主齿附近的内缘有两处凹痕,磨孔靠近咬合部位也有凹陷。 ( 图三: 5)S29∶ 13434 的顶孔靠近咬合面呈圆角方形,在方形角的外缘附近,突出的放射肋局部磨平,而咬合部位不仅重度磨圆,不见平行的咬合齿列,还在穿孔勒痕处对应的位置形成凹陷。( 图三: 6)


        综合这 18 件饰品,我们可以复原当时人类另外一种单绳单孔穿系方式 ( 图二: 2、3、4) ,其痕迹特点: 绳索磨蚀的位置总是位于孔壁的上方,而饰品自然悬垂的下边缘和左右侧边缘的正面表面都会因佩戴而产生不同程度的磨蚀痕迹。


( 二) 单绳双孔


        柿子滩遗址中仅于 S12A 地点出土 1 件双孔的装饰品。该饰品编号 S12A∶ 025,蚌质,它借用了蚌壳扇缘较平整的部分,边缘修琢呈大致圆形,两孔并列,大致位于中心靠近上方的位置。( 图四) 对比 S9 地点蚌饰品所打磨的光滑齐整的边缘,S12A∶ 025 边缘修整粗糙的痕迹表明该饰品尚未完成。虽然此件蚌饰品没有留下绳索穿系的痕迹,但是,其穿系方式可以从陕西宜川龙王辿遗址出土的饰品中窥见一斑。龙王辿遗址与柿子滩遗址隔黄河相望,年代与柿子滩遗址属于同一时期,大约是距今 1. 5 ~ 2万年。其第一地点出土有1 件蚌饰,残留平面呈长方形,长 3. 7 厘 米,宽1. 6 厘米,顶部有单向制作的并列双孔,两侧各刻有 2 组锯齿,位置对称,靠近顶部的 2 组各由 4个锯齿组成,其下部的 2 组各由 3 个锯齿组成[13]。另外,距今 1. 3 万年的河南灵井遗址中出土有 2 件鸵鸟蛋壳片,其中一片长 4 厘米,宽3. 3 厘米,上方两侧各有 1 个对钻的孔[14]。这应该是单绳双孔的穿系方式以展示装饰品正面的又一佐证。


图四 柿子滩遗址 S12A 地点出土双孔蚌饰品


        这些饰品都是为了展示其对称成组的锯齿刻痕或方正的外形,所以,两个孔一条绳是最简单的表达方式。( 图二: 5)


( 三) 双绳单孔


        柿子滩遗址饰品中存在两种双绳单孔的穿系方式:


1. 双绳并列穿系


        该种穿系方式只见于 S9 地点出土的 1 件骨管上,显微可见截面上绳索压磨的凹痕,且两两相对。( 图五: 1) 推测应该有两条绳同时同向穿过,之后它们各自向相反的方向延伸。 ( 图二: 6)


图五 双绳单孔和多绳单孔穿系方式

1. S9 骨管 2 - 7. S29 第七文化层下层鸵鸟蛋壳饰品


2. 双绳交错穿系


        S29 第七文化层下层 15 件鸵鸟蛋壳饰品不仅在正上方 ( 用线绳穿过,让饰品自然悬垂,该处总位于上方) 保留有单绳单孔的非串式穿系痕迹,同时,钻孔的左上和右上方的环形外面同时出现明显的绳索磨蚀痕迹,痕迹从中心开始,一直延续到斜上方的外缘,且外面的痕迹比内面的更加清晰。 ( 图五: 2 - 7) 据此痕迹观察,两边的磨蚀痕迹不可能由一根绳索同时产生,推测还同时应用了另一种穿系方式,即两根绳索交错式穿系。( 图二: 7)


( 四) 多绳单孔


        这样,S29 第七文化层下层 15 件鸵鸟蛋壳饰品就同时使用了上述两种穿系方式,即 “单绳单孔”和 “双绳单孔”,本文称之为 “多绳单孔”穿系方式。这 15 件饰品的三绳穿一孔的穿系方式下,会有 4 股绳索同时通过中心孔,其孔径最大值为 3. 79 毫米,平均值达到 2. 85 毫米( 残缺者不计) ,而孔壁的周边均有绳索磨蚀的痕迹; 饰品自然悬垂的下边缘和左右侧边缘的正面表面都会由于佩戴而产生不同程度的磨蚀和减薄痕迹 ( 图三: 2、3; 图五: 2 - 7) ,但不像S24 地点的饰品磨蚀严重呈直线状。


        因此,多绳单孔饰品的中心孔有会多条绳索同时穿过,其痕迹特点最明显的便是: 中心钻孔往往比较大,或者由于使用磨蚀而增大 ( 图二:8) ; 饰品表面会留有多种穿系方式留下的痕迹组合。


三、穿系方式的组合


        对于单体饰品来说,无论用一条或两条绳索将其穿系悬挂都很简单易行; 多件饰品的 “单绳单孔”串珠式连续穿系也不是一件难事。但是从柿子滩遗址出土饰品的个体大小、数量和层位关系看,史前饰品的穿系并没有这么简单,而更多地表现为多件不同质地和不同类型个体的组合穿系。这就要求有多种穿系方式同时或交替使用。难得的是,我们在柿子滩遗址中找到了相关的信息。


        如 S29 地点第七文化层下层出土了 1 件完整的蚌壳和 15 件圆形鸵鸟蛋壳饰品,可以确定它们是一组饰品,原因有四: 1. 从其平面分布关系上看,唯一的 1 件蚌壳饰品明显处于中心位置,而 15 件鸵鸟蛋壳饰品散落在其周围,其中11 件分布在 4 米半径范围内,4 件分布在 10 米半径范围内,最远的 1 件分布在其南侧 22 米处。由于整个原始地势东北高西南低,所以其中 4 件鸵鸟蛋壳饰品分布在蚌饰品的上坡方向,而其余全部位于下坡方向; 2. 从饰品的保存状况看,所有饰品都呈灰色或灰黑色,可能缘于饰品制作过程中或饰品丢弃后大致相同程度的炙烤,而同一文化层中出土的动物化石很多没有火烧的痕迹; 3. 从饰品表面的使用磨蚀痕迹看,15 件鸵鸟蛋壳饰品表面均表现出相同位置和相同程度的磨损,1 件蚌壳饰品的磨损程度也与之相似; 4.从饰品的外形观察,15 件鸵鸟蛋壳饰品大小相似,厚薄相近,钻孔大小也相似。蚌壳饰品只有1 件,且个体相对较大,推测原始人类最可能的佩戴方式是将蚌饰品垂挂于胸前最显眼的位置,其余部分穿系的鸵鸟蛋壳串珠则起到了衬托作用。


        依据上文 “多绳单孔”穿系方式的分析,以上一组 16 件饰品是通过 “非串式单绳单孔”方式和 “双绳交错”方式同时并连续穿系于饰品上的。( 图二: 10)


        值得注意的是,每两个单体饰品之间三条绳索的相对关系并不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其间并不存在其他的饰品部件,因为 16 件饰品所在的 1 米厚、近 400 平方米的地层全部以 1 × 1 ×0. 1 米的单元进行了筛选。那么三条绳索可能是以结绳的方式将每件饰品联系起来的。


        根据 S29 地点文化层的测年数据,这组饰品的绝对年代在距今 2. 5 万年左右,是目前为止柿子滩遗址中年代最早的饰品,也是穿系方式最为复杂的一组饰品。


        到了较晚时期,柿子滩遗址中出现了绳索并列穿系的方式替代结绳,S9 地点中出土的骨管便是使用 “双绳并列穿系”方式的实例。


        对 S9 地点骨管表面的显微观察分析显示,在双绳并列穿系方式中,两条绳同时同向穿过之后各自向相反的方向延伸,那么,这种穿系方式显示出与另外一种双绳穿系方式相联系的可能。而双绳交错穿系在绳索不打结的情况下也不可能连续穿系另外的同类饰品,否则会导致饰品壅塞。所以,这种交错穿系需要与另外一种双绳穿系方式相联系。那么,两种双绳穿系方式的交替使用成为穿系中最易形成和最佳的选择。 ( 图二: 9) 但是遗址中这两种穿系方式分别见于不同地点的不同时代文化层中,交错穿系较早出现,而并列穿系较晚,那么两种方法是否会从较早的时候便开始组合应用仍然需要考证。


        以上多种穿系方式组合的观察发现只是微痕观察在饰品领域的一次尝试,旧石器时代饰品的穿系方式要比我们所观察到的更加丰富,更加复杂,还需要更多的考古发现来探索。


四、总结和讨论


( 一) 穿系方式


        就单体饰品而言,柿子滩遗址的饰品穿系方式可以分为四种基本类型,既单绳单孔、单绳双孔、双绳单孔和多绳单孔。


        总体看,装饰品在柿子滩遗址中是以较为成熟的状态出现的,在柿子滩遗址最早期的地层中便开始出现多种材质和多种类型饰品的多种穿系方式组合。


        单就每一种穿系方式来讲,它们并不存在技术上的进步与否。比如展示饰品正面的两种单绳穿系方式,一种是非串式单绳单孔,一种是单绳双孔。前一穿系方式相对复杂,穿系中绳索会两次通过钻孔,这样对绳索的粗细要求提高; 但后

一穿系方式要求饰品有两个穿孔,这样必然增加饰品制作的失败率。同样是这两种穿系方式,前一种方式虽然较复杂,但可以连续穿系若干个饰品个体,且个体之间的距离固定,距离远近可随意调节; 而后一种方式只适用于单件饰品的悬挂,两件以上连续穿系必然造成饰品的局部叠加,影响其正面展示的目的和效果。


        穿系方式研究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钻孔技术的发展,绳索制作技术 ( 绳的粗细和质地,以及粗糙程度等) 的进步,甚至结绳技术的出现都可以成为影响饰品穿系方式的因素,穿系方式的多样化也反过来促进钻孔和绳索制作技术的发展以及结绳技术的进步。


( 二) 饰品类型


        史前饰品类型多样,有人根据饰品材质的不同将其分为蚌饰品、鸵鸟蛋壳饰品和骨饰品等;也有人根据饰品的形状和大小将其分为串珠和吊坠。


        但是,国内外旧石器时代遗址中常见的称为“串珠 ( beads) ”的小型圆形鸵鸟蛋壳片,在柿子滩遗址中也以 “吊坠 ( pendants) ”的形式悬挂佩戴。可见,人类对饰品不同的展示目的直接导致穿系方式的不同。所以串珠和吊坠更多的是依据其穿系方式和展示目的进行分类的。


        串珠具有中心对称的特点,多件个体连续穿系,目的是展示其规整的、一致的韵律; 而吊坠一般单体悬挂穿系,也有多个连续穿系佩戴,多见于耳饰或项饰,其主要目的是展示其悬垂部分的特殊质地或形状。


        以上对柿子滩旧石器时代装饰品进行穿系方式的复原研究,是通过饰品穿系佩戴方式揭示古代人类行为信息的研究尝试,不仅有利于进一步探索史前饰品的类型、组合和工艺过程,而且有助于探索人类文化的交流。


注释:


[1] 李永宪,霍巍 . 我国史前时期的人体装饰品[J].考古,1990 ( 3) .

[2] Randall White. Beyond Art: Toward an Understandingof the Origins of Material Representation in Europe

[J] . Annual Review of Anthropology,1992 ( 21) :537 - 564.

[3] 李艳红 . 中国史前装饰品的造型和分区分期研究

[D] . 苏州大学博士论文,2008.

[4] Barbara Ann Kipfer. Dictionary of Artifacts [M].Blackwell,2007: 32.

[5] Barbara Ann Kipfer. Dictionary of Artifacts [M].Blackwell,2007: 236.

[6] 宋艳花,石金鸣,沈辰 . 山西柿子滩旧石器遗址蚌饰品制作工艺研究[J] . 人类学学报,2011( 2) .

[7] 临汾行署文化局 . 山西吉县柿子滩中石器文化遗址[J] . 考古学报,1989 ( 3) .

[8] 柿子滩考古队 . 山西吉县柿子滩遗址第九地点发掘简报 [J] . 考古,2010 ( 10) .

[9] 赵静芳 . 柿子滩遗址 S12 地点发现综述[C].考古学研究 ( 七) ———庆祝吕遵谔先生八十寿辰暨从事考古教学与研究五十五年论文集,科学出版社,2008: 223 -231.

[10] 柿子滩考古队 . 柿子滩遗址第十四地点 2002—2005 年发掘简报 [J] . 考古,2013 ( 2) .

[11] 该地点简报未发表,标本为作者亲自观察。

[12] 石金鸣 . 山西吉县柿子滩遗址 2009 - 2010 年田野考古新发现 [N] . 中国文物报,2011 -1 -7.

[13] 尹申平,王小庆 . 陕西宜川县龙王辿旧石器时代遗址 [J] . 考古,2007 ( 7) .

[14] 陈茁 . 河南省灵井 “许昌人”遗址发现一万年前钻孔标本 [N] . 河南日报,2010 -11 -22.


[基金项目]山西省文物保护科学和技术研究课题 ( 2012 - kg - 28) 

[作者简介] 宋艳花( 山西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太原 030006; )石金鸣(山西博物院,太原 030024;)

(责任编辑:任冠宇)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登录
验证码:
共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主编信箱    |    在线投稿    |    版权
版权所有: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备案号: 晋ICP备11004517号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030001      电话: 0351-5259151      E-mail: kaoguhui_s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