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图片 > 正文

【考古汇帮你约大咖】大咖回复清凉寺史前墓地解惑(上)

2017年06月22日 16:00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薛新明    【 收藏本文


考古汇的小伙伴们
经过两周的时间考验不知道大家对于
      
【考古汇帮你约大咖】

是否依旧真爱热度不减
在经过小编汇总筛选呈递大咖之后
就在昨夜
夜深人静之时  

        

           
大咖之所以成为大咖的原因就是
你随口提的问题
他居然回答了一万字
薛大咖很认真的大半夜加班回答问题
此处应有掌声

 

我们在整理回答之后决定
用两期推送把大咖的答案公布给大家
好了接下来进入正题
 大咖录音来了大咖录音来了大咖录音来了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想听吗?

关注考古汇微信公众号就可以喽


大咖
回复

 
问:从2003年2016年十三年时间,您参加了清凉寺史前墓地从调查、发掘、整理到报告编写的全过程,有没有想到报告一经出版就获得如此高的荣誉?可不可以谈谈您在这期间的心路历程,和我们分享一下您和您的团队在资料整理、报告编写背后的感想。
答:诚如你所说,我长期参加了清凉寺史前墓地的田野、室内和报告编写工作,在工作期间并没有想过是不是会得奖的问题,甚至在出版之后也没有想到。当然,获奖是对我们这部许多单位的工作人员一起完成的的田野考古报告的肯定,成绩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
回想这些年来的合作研究,我觉得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经验或者说教训,提出来供大家以后在类似的工作中一起注意。第一,必须有实事求是的科研精神,不去刻意逢迎潮流或威权。第二、经费是必要的前提,尤其是要进行许多检测的项目。第三、应该有一种开放的心态。交流有助于提高认识,捂住资料必然毁了整个项目。第四、给研究者充分的时间保证。第五、激发科研人员的活力。考古报告本身属于科研的范畴,正像李克强总理说的那样:“不能用管理行政人员的办法管理科研人员”,在科研人员的付出得到肯定时,精力会特别集中,思路也十分开阔,能够将所要表达的意思精准地形成最后的成果,一气呵成,一蹴而就。反之,必然损伤科研人员的积极性,不仅项目不能顺畅地完成,也会毁了我们的考古事业。清凉寺史前墓地的报告已经出版了,但对相关课题的研究远未结束。
最后要强调的是领导的支持是十分重要的,原因“你懂得”。

问:我们关注到在《清凉寺史前墓地》的报告中有相当一部分内容并不仅仅是田野发掘得到的材料,而是与不同学科的学者合作的检测、研究成果,对于多学科合作完成考古报告您持什么样的观点?
答:多学科的合作在现代考古学的研究中十分重要,不同学科的学者从不同的角度共同研究一个项目会有许多值得总结的经验,我的感觉有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尊重。尊重每个参加项目研究的人,尊重每个参与项目研究的学科自身的规范。第二,信任。信任参与者的工作能力,信任参与者作出的检测结果。第三,放手。放手让参与者根据工作需要分头检测和研究,不预设任何限制。第四,交流。与不同学科的学者保持充分的交流,交换阶段性的检测数据和成果,调整研究的思路。第五,整合。在不同学科的检测结果汇总之后,主持人必须对这些检测数据和结果进行整体的审察,并且将一些相互有补充或有冲突的地方提取出来,从宏观的角度进行拟合,使不同学科的分析真正为课题的研究提供基础,也就是说考古项目的最后整合还要由考古人去做。
一个好的合作团队就好比一个和谐的家庭,所有成员之间只有分工的不同,没有主次之分,每个人的成果都是最终成绩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项目主持人是从事考古研究的,但却不能有“家长”式的思想。
现在的考古就是个“围城”,外面的人想挤进来,里面的出不去。

问: 中国人都讲究挖人祖坟是大忌,考古队在开挖时有没有什么讲究或需要做的事以规避这种风险呢?
答:古代不同的遗迹、遗物,保留着历史的信息,通过研究,可以复原或者还原一些当时的物质或精神方面的原貌,墓葬也是这些资料的重要组成部分。发掘墓地是我们收集古代文化资料最基础的工作,与“挖人祖坟”不是同一个概念。
国家的法律规定:所有地上和地下的文物属于国家所有,发掘和传承祖国的文化遗产是文物部门的重要工作内容,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职责所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和《田野考古工作规程》对考古发掘有明确和具体的规定,我们的发掘严格执行报批程序和操作规范,但没有民间传闻的所谓“大忌”或需要规避的风险。
有人可能受电影和小说中那些神秘兮兮的情节的影响太深,那些是作者虚构的,与真正的考古发掘没有任何雷同之处。考古学家通过研究古人留下来的信息碎片,期盼还原古人生活的部分内容。
我们为古人说话,但不说“鬼话”。

问: 发现一个墓地,大部分都是东西整理好拿到博物馆写完报告后就完了。怎么确定墓地下面更深层还有没有墓地呢?
答:看来你对考古是有一定了解的,但不太全面。
      国家的方针是“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发现一个墓地并不一定必须发掘,只有在墓葬的保护因为特殊原因受到严重威胁或者某些重大学术课题研究需要发掘时,我们才进行不同规模的田野发掘。所以,在我们国家发现了大量的墓葬,有的甚至是级别很高的墓葬,但真正发掘过的数量却很少。当某一个墓地必须进行发掘时,我们会严格执行报批和备案的相关程序,科学规划田野发掘工作,由受过专业学习和田野工作培训的专业人员进行发掘,然后对资料进行详细整理,写出发掘报告。出土文物归档并由包括博物馆在内的文物管理部门收藏、保护,但是相关的研究一直在进行中,并没有“完了”。
     你对墓地的发掘技术和规范并不十分清楚,一个地方有没有墓葬并不是深度的问题,而是根据墓葬内的填土与未经扰乱的土壤之间的区别来确定墓葬的范围、深度和相关结构的,一个墓葬发掘完毕以后,如果确认周边区域或其之下的土壤是未经扰动的自然堆积,就可以确定这个墓地发掘结束了,反之,我们将继续清理其他墓葬,直到规划的工作完成为止。
如果为寻找墓葬向更深层不断挖掘,我们便成了“愚公”。

问:此次清凉寺墓地的资料反映出的聚落形态如何?
答:聚落是人类聚居和生活的场所,是人类居住区及其附近的生产、生活及进行各种精神层面活动地域的总称,聚落遗址也就包括各种不同的遗迹,我们发掘的清凉寺史前墓地只是整个寺里——坡头遗址的组成部分之一,反映的是一定时间内的丧葬习俗,虽然也是当时生产、生活的一部分内容,但并不能涵盖整个遗址或区域的聚落形态,在这方面我们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
将不同角度的解读“聚”在一起才能有一个着“落”。

问:清凉寺墓地有明显规划,这么大的一个墓地至少是持续了一段时间,那么当时人们是怎样对墓地进行规划的呢?会不会有地上建筑或者其他的标志?清凉寺墓地有没有相关发现呢?
答:清凉寺墓地确实有规划,而且也使用了很长时间,根据我们发掘的情况来看,不同时期墓葬的下葬顺序是不同的。年代最早的第一期墓葬与后来持续使用的第二到第四期之间有较长时间的间隔,墓葬的安排理念也有差别。具体来说,第一期墓葬与中部的居住区和东部的
瓮棺葬区属于同一个规模很小的聚落,墓葬被安排在整个聚落中地势最高的西部,显示出对死者的怀念和尊重。第二期墓葬可分为由西向东依次分布的三个密集区域,相互之间有不太清晰的间隔,每个小的区域内应该是血缘关系更亲近的死者,然而整个墓地缺乏规范的宏观规划,管理也不太严格。第三、四期墓葬埋葬着属于同一个机构的死者,保持着南北成行、东西并列的整体格局,显然是事先已经有了周密的规划。从入葬的顺序来看,第三期从西部高地开始逐渐向东延伸,进入第四期以后,墓葬从东侧沟边向西依次安排,在与第三期最东面的那排墓葬之间略有交错,而且南侧留下了一小片空白。
从墓地的最后阶段盗扰时对墓位的掌控和只刻意盗掘第三、四期墓葬的现象来看,当时墓葬之上可能有某种标志,但是,我们没有发现地上建筑的迹象,这种标志到底是什么形式,我们已经无从知晓。
考古学要求有一分资料说一分话,我们力图把墓葬中的死人说活,但必须持之有据。

问:清凉寺史前墓地规模如此之大,在它附近是否发现这群人的居住遗迹?
答:墓葬里埋葬的人生前的生活区是与墓葬一起组成一个聚落的重要内容,清凉寺史前墓地附近确实有居住遗址,该墓地本身就是寺里——坡头遗址的组成部分,据调查,整个遗址的面积达240余万平方米,但是包括着不同时期的遗存。清凉寺墓地发现的墓葬,究竟对应居住区的哪些遗迹,当时居住区的规模、等级,还需要将来做进一步的研究工作。
我们永远无法确定某个死者生前居住过后是那个具体的房子。

问:我想问问这个墓地三个时期是不是一个族群,又是哪个族群,是不是和夏朝的建立有关联?
答:首先纠正一下,这个墓地发现的是四个时期的墓葬而不只三个时期。第一期的年代在公元前4050~3770年间,第二到第四期的年代在公元前公元前2470~1700年之间。不同时期的墓葬墓主人所属群体当然不同。
我不知道你所说的族群是指的什么概念,如果是传说中的人物或部族的话,目前的资料还不能将史前时期的考古遗存与传说的“族群”对应起来。另外,关于“夏朝”的许多问题目前还在探索中,你可能注意到学术界认为二里头文化与夏之间的关系较为密切,但前不久奠基的二里头遗址博物馆也没有定性为“夏都”、“夏朝”或“夏文化”,我们认为这是比较审慎的态度。
我们无法探讨清凉寺史前墓地与夏朝建立之间的关联。

问:墓地存在着不同殉人现象,其作用是什么?这种习俗后来的发展情况如何?
答:在清凉寺墓地的第二期已经有了少数非正常入葬的死者,第三期曾经存在过比较普遍的殉人现象。这种现象的出现是阶级对抗的产物,以剥夺人的生存权利为代价彰显墓主人的尊贵或富有是一种惨无人道的陋习。在史前时期,虽然以前也有少数墓地发现过殉人,但类似清凉寺墓地这样普遍的殉葬现象并不多见,这可能与墓主人生前从事的职业和当时中原地区复杂的社会矛盾有关,一个墓内殉人的数量和构成情况是墓主人生前威权、财力等方面的综合反映,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巩固他所在集团在后续生活中地位而采取的措施之一。整体来说,殉人的出现是礼制逐渐形成、阶级社会到来的标志。这种习俗在后来得到延续和继承,并且不同时期有所发展,我们知道,河南安阳候家庄西北发现的商殷时期便存在着规模很大的殉葬现象,其中的理念应该是一脉相承的。
文明的起源是社会的进步,但起源的过程却并不“文明”。

问: 清凉寺墓地有殉葬婴幼儿的行为,跟我们习知的史前对于婴幼儿的特殊关怀的瓮棺葬正相反。这些婴幼儿是本地人的后代还是外地人(比如战俘奴隶)的后代?有没有做进一步的科技分析或者民族学上的资料参考。
答:清凉寺墓地确实有殉葬婴幼儿的现象,也有关爱婴幼儿的瓮棺葬,只是这两种现象不存在于同一阶段。第一期的瓮棺葬距今已经六千年左右,而殉葬现象则在距今约四千年前后,数千年间的习俗大不相同。第三期墓葬中用于殉葬的婴幼儿曾经有一部分进行过检测,成份比较复杂,既有出生于当地的也有外来的,是否存在战俘或奴隶目前还不能确定,由于参加研究学者的专业和水平限制,我们还未对民族学方面的类似问题进行过对比,许多课题仍然有研究的空间,希望你能够参加到其中。
发现问题与解决问题同样是考古学的特点和魅力所在。

问:我们注意到这样一个现象,在墓葬第三期有些殉人生前可能处于比较高的地位,反映着一种什么样的社会现实
答:在第三期的部分墓葬中,殉人确实有可能在生前具有比较高的地位,其中M146墓室北侧二层台上怀抱着一件玉钺的死者最有代表性,我们推测可能生前是近侍或管家之类的人物,与同一个墓中东部区域累叠在一起的殉人相比,待遇显然不一样,或许可以说明这种制度与家庭内部的等级相关,阶层分化和阶级对立是从家庭内部开始的,后来殉人包括有近亲、宠妾等地位较高的死者,估计也是这个理念的延续。
无论如何,他(她)们都是殉葬制度的牺牲品。


以上问题由考古汇整理发布
其余部分将在下一期推送当中为大家呈现
敬请关注
哦 对了
·
·
·
·
·
·
还有你们的《清凉寺史前墓地》报告哦
价值980
真的价值980
一个问题
你吃不了亏上不了当
只要你问的好
大咖内定你
考古汇资磁你
大咖钦点最佳提问
请关注下一期
《考古汇帮你约大咖——清凉寺史前墓地解惑(下)》

(责任编辑:岑蔚)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登录
验证码:
共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主编信箱    |    在线投稿    |    版权
版权所有: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备案号: 晋ICP备11004517号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030001      电话: 0351-5259151      E-mail: kaoguhui_s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