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 考古课堂 > 考古记忆 > 正文

【考古的故事】考古,有一种职业叫技工

2017年05月05日 16:00   来源: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山西博物院《发现山西:考古的故事》    作者: 孙先徒 梁孝    【 收藏本文

    考古,是根据古代人类通过各种活动遗留下来的实物,来研究人类社会历史的一门科学,既具专业性又富综合性。实物资料包括各类遗迹与遗物,它们多埋藏在地下,必须经过科学的调查发掘,才能被系统地、完整地揭示和收集。一代又一代人寻着古人所留的遗迹和古人散落地层内的遗物进行着伟大的研究,硕果累累的成果记录着古时人类精华的结晶。因此,考古的门槛很高,考古圈里也是人才济济,所从事考古工作的大都是博士、硕士、本科生,甚至有的还出过洋,留过学,他们知识渊博,见识深远。他们一次次用自己的学术成果轰动着考古界,刷新着考古的历史篇章。

    然而,在他们身边还有一群没有学历,没有职位,抑或还不懂历史的人。

    他们常年奔波于考古工地,干着最基础,最繁琐的工作。他们不计回报,他们心细、有灵性,甚至可以说他们也有不低的智商,但他们似乎从来也没有被人发现过,却用自己的双手挖出了不平凡的历史。

60、70后,怀揣理想入世界

    技工的起源众说纷纭,一说与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西方考古学家在两河流域、埃及、爱琴海地区、中南美洲等地的大规模考古发掘有关,二说和改革开放时期较多的基本建设有关。无论是哪种情况,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一批六零、七零后的考古技工仍是考古中技术力量的中坚。他们继承父辈的思想和道德操守,在遵循传统理念和父辈勤劳朴实作风的影响下,步入了考古的行列。


墓葬绘图

    他们有的是刚刚恢复高考制度的落榜者,有的是已经步入社会的所谓低级劳动者,无论是从落榜者还是从体力劳动者转化为考古技工,在那个年代,无论层次,无论你来自哪里,他们都是一颗红心两种准备,无杂心、无私念,怀揣着理想进入社会的学堂,进入考古的行列。

    他们从懵懂的青年到知天命的岁月,经历了昼想儿女、夜思贤妻的苦楚,度过了难尽孝道的每一个佳节。他们坚守着自己的理想,乐在其中。


考古勘探

    广阔的考古世界让他们展开了丰富的想象,他们从零做起,跟着先辈的步伐,孜孜不倦地努力徜徉于知识的海洋,在每个考古工地上,男女并存,异性同有。

    他们从最艰苦的考古环境开始,经历了每个考古时期的变迁,在长期的野外工作中,理解了地层学和类型学,从老一辈考古人那里学会了考古绘图、照相和基本的测绘等野外考古技能。他们会管理民工,还有一定的谈判技巧;他们盘炉灶、接电线,甚至还要给刚刚租赁下的民房刮涂料,上白粉。放眼考古工地,远看他们的身影,像极了一个正在辛勤劳动的老农,谈起地层与遗迹,他们滔滔不绝,他们之中不泛多才多艺者,写诗作画,寄情于山水,他们多情,荒野外,探方中,却只能将所有情感倾注于每一个包含历史文化的层面和每一个有故事的遗迹现象。

    他们抽烟、喝酒,触摸着一片片亲手清理出来的陶瓷片,与它们做着无声的交流,是解读?是倾诉?个中原由只有他们心中清楚。此时此刻,也许才能体会到考古技工那份不同于常人的浪漫情怀。


发掘、清理

    他们静可闻其心跳,屏声息气将一件件残碎的陶瓷器修复的完美如初;动可挥汗如雨,将历史的层面一一展现;手铲刮出了过往的画面;铅笔画出了历史的音符。他们具备丰富的发掘经验,历数他们的足迹也许无法记起,但从拉线布方、铲边找遗迹、写探方日记、资料整理、文物修复、考古绘图等等等等,都会留下他们的印记,他们干着最基础、繁琐、出力的活,他们无怨无悔,始终为遵循祖训的那句话:“艺多不压身”而努力着,默默的做着,跟着老一辈考古人学着传统的考古方法的同时又不得不在新的历史时期接受着新科技注入考古的考验。从考古调查、考古勘探、考古发掘到报告的整理,也许他们没有多深的理论知识,但他们可以准确地识别所挖的每一个地层,判断出每一件文物的年代。当有文凭的大学毕业生初到工地一脸懵懂的时候,他们还要充当领进门的“师父”,对满腹经纶且无从下手的大学生答疑解惑,而一经出师,又成为他们的领队的时候,他们在无奈中只希望仍然能被叫一声“师傅”,就已经很知足了。这就是60、70后的那代技工,怀揣着一份美好的理想,不忘初心,兑现着最初的誓言,在新时代的洪流中,力求赶上需求,为着适应新的考古方法,不断地完善着自己,拼博着,努力着……

    如今,这批60、70后已经老了,但无论寒冬酷暑,他们仍在野外埋头工作,日复一日地做着考古工地的基础工作。他们曾得到很多领导的关心,在感受无微不至关怀的同时也在默默为考古事业奉献着自己的壮年。

80、90后,好奇求索追梦想

    八零、九零后,一个新生代的代名词,距离世人眼中那个古老而神秘的考古行业似乎是两个截然相反的名词。但这批八零、九零后考古技工却是考古大家庭中的新兴力量,他们身上不仅寄托着父辈的希望,还在追寻着属于自己的梦想。

    他们虽没有经历过父辈那时生活的困苦,但却在这个信息时代接受着新式的教育;他们虽在新事物的冲击下张扬着自己的个性,但却从没有停止好奇求索的欲望;他们虽有时在新知识的海洋中懵懂迷失,但却没有忘记将新兴技术与考古行业进行融会贯通。 


RTK测绘

    他们有的是继承父辈的理想而来,有的是从学校中带着好奇的欲望感召而来,但无论如何,他们在踏入考古技工这个行列时就准备好了用学习的态度求索知识,将每一丝每一缕的新兴技术汇入考古的河流。


遗迹找边

    新奇的考古行业激发着他们求索的欲望。他们初入社会,在考古工地上,虔诚的跟着前辈学习做人做事的道理。他们跟着前辈踏步于遗址墓葬,辨别着地表残存的遗迹遗物,用手持GPS在地图上勾勒出完美的线条;他们虚心的向前辈请教探铲打孔,仔细的寻觅着历史的踪迹;他们揣摩着前辈手中手铲的舞步,欣喜地望着历史的画卷徐徐展开;他们学习着新兴的技术,用RTK、全站仪测取地物地貌,用一步步的汗水绘成恢弘的图纸;他们使用着先进的仪器,用三维扫描仪全息记录着点点滴滴,重现发掘现场那盛大的场面,展示珍贵文物的精美纹饰;他们精心调试着设备,用无人机、数码相机记录着壮美的风景;他们细致入微地为青铜器除去锈衣,让昔日的重器焕发耀人的光芒。他们初出茅庐,也许没有那么娴熟的技艺,但他们有一颗孜孜不倦的求索之心,他们向前辈学习着画地层、写日志、辨别器物、考古绘图等等,他们还实践着新兴技术的应用,文物修复、考古测绘、三维扫描、无人机航拍等等。他们的身影出现在各个工地,想把新兴技术与考古完美的结合,想传承老一辈的技艺,亦想开拓心中的梦想。这就是80、90后,充满着对历史的好奇,尊重着前辈的技艺,求索着新兴的知识,追寻着美丽的梦想。


青铜器修复

    而今,这批80、90后正当年,但无论岁月轮转,他们依然充满激情,追寻着前辈的脚步为考古工作默默的奉献着。他们的好奇刚刚燃起,他们的求知刚刚开始,他们的梦想刚刚起航,在这个开放的家庭,领导的关心为他们注入了澎湃的动力,立志为考古事业施展自己的青春。

情有独钟  痴心不改

    在考古技工的眼里,考古,犹如一个成熟而深沉的“男人”,而他们又恰似这个“男人”的“情人”,虽登不得大堂,入不得雅室,却能一如既往的痴迷着这个“男人”,默默的为这个“男人”奉献着自己的技能,静静的为这个“男人”厮守着自己的情感。

    他们怀揣梦想,却羞涩的不能说出自己的梦想,但他们无时无刻不在为自己的梦想而奋力拼搏着。

    他们释放激情,却娇羞的掩盖了心中恢恢宏图,但他们仍坚强不息的向这个宏图一步步走近。

    技工,一个不起眼的称谓,为了考古事业的发展做出过重要贡献的一群人;在实践与锻炼中为近四十年的中国田野考古立下汗马功劳的一群人。他们虽然终生只有“学员”的身份,但并没有影响他们对考古事业如痴如醉的挚爱,他们仍忘我地挥舞着手铲奔波于大大小小的考古工地。

    他们一遍遍的在心中做着自我安慰:“我是技工,我骄傲”;一遍遍与他的梦中情人起舞于墓室里、探方中……。他们不止一次的铺开一张张米格纸,手握4B铅笔写下浓浓心语:“考古,我愿为你这位严谨的‘男人’依托终身”。

    愿考古界所有技工技高一筹,安康幸福。

 



(文章来源: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山西博物院《发现山西:考古的故事》,山西人民出版社,2016年9月。)

 

(责任编辑:岑蔚)

评论
已有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登录
验证码:
共有1条评论,点击查看
1楼 穿越时空隧道,触摸历史真实。体验考古之美,品味艺术魅力。 kaogu10 (2017-11-11 15:00:16)
技工很辛苦的。风吹日晒雨淋。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主编信箱    |    在线投稿    |    版权
版权所有: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备案号: 晋ICP备11004517号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030001      电话: 0351-5259151      E-mail: kaoguhui_s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