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 考古之殇 > 流失的国宝 > 正文

新华社记者探“肉身坐佛”:确系中国被盗文物

2015年03月20日 15:00   来源: 新华网       【 收藏本文

    最近,正在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展出的中国僧人宝像和同时展出的坐垫显示应系“章公六全祖师”的消息传回国内后,引发福建三明大田县吴山乡阳春村村民的强烈关注。为此,报道上述消息的新华社记者进一步求证,再次到博物馆探访宝像。
 
    国内多家媒体报道说,阳春村村民根据新闻报道判断认为,这尊宝像就是1995年村里被盗的章公祖师宝像,但福建省文物专家的表述则含蓄得多,认为单从目前的图片和已知信息还不能做出最后确定。


 
    当然,宝像的身份最终要由有关专家确定,不过,就记者个人而言,根据亲自观察并结合互联网上阳春村村民的有关描述,记者相信这应该就是阳春村失窃的章公六全祖师宝像。

    3日首探宝像的记者18日再次去到布达佩斯的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当记者把宝像在中国引起的反响告诉博物馆人类学家西科希女士后,她表示非常高兴,同时对福建宝像的失窃表示惋惜。
 
    记者当天参观博物馆的主要目的是看在展宝像的两处细节,一是左手,二是脖子。
 
    为何要看左手?腾讯大闽网的文章《匈牙利展出肉身坐佛疑为三明20年前被盗文物》写道:“1950年代,一位土改队队长怀疑阳春村的章公六全宝像里面,是否如村民所说藏着真身,便在章公左手虎口的位置钻了一个小洞,伸进指头一摸,摸到了类似丝麻的东西。之后,时任当地小学校长的徐有伍知道此事后,从做油漆的亲戚家里拿了一些大漆,半夜跑到帮忙藏匿宝像的东埔村村民家中,将洞口用大漆补上。”


    在西科希女士的带领下,记者走近宝像后直奔主题,盯着宝像左手的虎口处端详了半天,发现虎口处的确有一个不规则的圆形点,呈淡粉色,其色彩与周围明显不一致。这个圆形点很小,也不大醒目,如果不去有意识地看,不容易注意到它的存在。

    为何要看脖子?上述文章写道:“明显破损的还有章公宝像的脖子。村民林永团说,章公宝像的额头曾磕到台阶,脖子有条裂痕,每次抬宝像的时候,能明显感到靠放在肩上的头像有点松动。”

    仰望宝像的脖子,在暗淡的灯光下,脖子处于背光处,隔着宝像四周的玻璃,一时无法判断脖子上到底有无裂痕。这既有距离的因素,也有光线的因素。另外,脖子根并未镀金,呈非光滑状,所以就更增加了辨别的难度。当然,宝像失窃20年,也不排除这期间有人对裂痕进行了修复处理的可能性。但既然说到宝像的额头碰到过台阶,那就看额头吧。记者发现额头上依稀可见磕碰的痕迹,还有细小的裂痕,这裂痕是否为当时的磕碰所致,那就不得而知了。

    记者个人认为,要证实此宝像为彼宝像,其实一点不复杂,甚至不需要动用高科技的手段去鉴定。为什么?因为这尊宝像携带了太多的信息,只要阳春村村民能指认其中的几个特征,就该能得到确认。

    目前,就两者的相似度和信息重合度,从大的方面而言:

    一、宝像内高僧坐垫上的文字显示,高僧是“章公六全祖师”,从名字上,这与阳春村失窃的“章公六全祖师”完全一致,而且村里人给出更多的细节,比如,章公祖师原名章七三,章六全是他的佛化名等。

    二、荷兰科研人员对宝像内高僧进行CT扫描结果显示,高僧生活于公元1100年左右。而阳春村林氏族谱记载,“章公祖师法号‘普照’,北宋年间坐化成佛。章公圆寂后,被镀金塑成宝像。”两者的时间也是吻合的。

    三、记者从采访中得到的信息是,这尊宝像最近一次易主发生于1996年,目前的所有者是荷兰一名私人收藏家,而阳春村说章公六全祖师宝像1995年被盗,两者的时间一前一后,没有丝毫的冲突。
 
    从小的方面来说:

    一、坐垫上有“本堂普照”的字样,而“普照堂”正是供奉章公祖师的林氏家族宗祠。阳春村林氏族谱记载,它“建于宋代,名字来源于章公祖师”。

    二、宝像背后写有黑色毛笔字,“经手重新”的字样清晰可见,而且写了两遍。腾讯大闵网的文章写道:“1940年代,章公经历过一次重修。林居仁老人说,宝像重修时,他跟着父亲到普照堂,同村的林本俊在宝像的背后写字,他在一旁帮忙磨墨。林本俊已经去世,但他在村里的一个篮子上留下了用毛笔写成的‘庚寅梅夏重新’字样。”记者认为,把“重新”两字进行字迹鉴定比较自有结论。

    三、将网上公开的章公祖师宝像失窃前照片与记者看到的宝像进行粗略比较可见,两者的脸部神态吻合,衣服上都有雕花,左胸前都有黑色系带(即宝像左肩上褡裢的系带)。
 
    四、两者都露着胸口,呈V字形,且胸口处是泥土质地,胸口两边的衣领均为黑色边。
 
    这些大大小小的吻合,是否已是揭开了谜底?不可否认,世界上的确有巧合的事情发生,但这么多的巧合聚集在一起,就很难用“巧合”二字来解释了。
 
    另外,还有一些细节,迄今无人去特别关注。比如,现在展出的宝像右手拿着拂尘,其实是正好插在右手的虎口里。记者发现,在去年荷兰展出的照片上没有拂尘,在福建章公祖师失窃前照片上也未见拂尘的踪影。西科希女士说,荷兰方面说拂尘本身就有。记者认为,拂尘对于宝像而言,并非最本质的东西。而拂尘手柄前端类似兽毛的部分,总让人觉得颜色太白太新,不大像古代的东西。此外,宝像的每个耳朵上都有小窟窿眼,宝像的头是漆成黑色的。不知道阳春村村民有没有注意到。
 
    现在,国内许多人开始把目光聚集在章公祖师宝像的追索上。关于文物追索目前有两个国际性的公约,一个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70年《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一个是国际统一私法协会1995年《关于被盗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经查这两个组织的网站,得知中国是这两个公约的缔约国,而荷兰仅加入了前一个公约。据记者了解,中国和荷兰两国间没有文物返还的双边协议。在这种情况下,就算证实流落到荷兰私人之手的中国僧人宝像就是福建章公六全祖师宝像,能否追回还是悬念。

(责任编辑:吉羽)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登录
验证码:
共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主编信箱    |    在线投稿    |    版权
版权所有: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备案号: 晋ICP备11004517号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030001      电话: 0351-5259151      E-mail: kaoguhui_s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