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栏目 > 考古工作者日记 > 发掘汉王陵:江苏盱眙大云山汉墓发掘记 > 正文

沉睡在江都王身边的人(三)

2013年04月22日 17:26   来源: 中华遗产    作者: 李则斌    【 收藏本文

    接下来的问题是,其它两座墓的墓主人是谁?那些陪葬墓的墓主人又是谁?
    1号墓西侧的8号墓,命运甚为悲惨,不但早期就遭到盗掘,还被盗墓贼一把火烧掉了墓里的黄肠题凑。眼下,这座墓所在的位置又是大云山采石场的主采区,墓道和墓室都被不同程度地破坏了,具体的棺椁结构早已无从知晓。

    东侧的2号墓明显稍小,但同样开凿在山崖基岩上,和1号墓共用一个封土堆。墓室结构由一棺一椁、东西边厢、头厢、足厢构成。头厢中主要陪葬漆笥、漆盒等漆器,足厢以随葬车马器为主。尽管受到盗扰,我们还是找到了陶器、漆器、铜器、金银器、玉器等各类文物200余件(套)。据此来看,古代的盗墓贼在先后盗掘了主墓和西侧甲字形大墓(8号墓)后,大概是错误地估计了形势,以为珍宝已被搜罗一空,便徜徉而去,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巨大的封土下,居然隐匿了两座大墓。也正因此,这个沉睡在江都王身边的人物才没有受到侵扰。不过很可惜,他虽然躲过了当年的浩劫,却没有逃脱近代盗墓贼的魔爪,否则我们今天看到的随葬品应该远远不止这些。
    “玉棺”是2号墓里最为重要的遗物,而且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为完整的玉棺。说它是玉棺,其实一点点夸张,准确的说,是在髹黑漆的漆木棺内壁满镶玉饰。木棺是用梓木制作的,通体除了髹漆之外,还用针刻纹刺画了云气纹,前后挡板外侧各饰鎏金的铜铺首衔环一对。棺体前后挡板、左右侧板、底板和顶板内侧均填嵌玉饰,侧板周围再用铜条加固。这些玉饰都是片状,形状各异,有玉璧形、三角形、菱形等各种形态。玉棺内,还有一套金缕玉衣。

2号墓玉棺


    人们常说的“金缕玉衣”在古代究竟叫什么,文献记载其实并不清楚。《后汉书·礼仪志》里说“帝薨……黄缯、缇缯、金缕玉柙如故事,饭含珠玉如礼”,讲的就是汉代帝王的丧葬礼制。这其中,用布帛、用含在口中的珠玉都好理解,唯独这“金缕玉柙”是否就是金缕玉衣却没人敢确认。在这以前,绝大多数认为,所谓金缕玉柙不过就是金缕玉衣的别称,而2号墓的发现则说明,“金缕”是金缕玉衣,而“玉柙”则指的是玉棺。
    因为金缕玉衣的男女形制不同,加上江都王刘非不可能和儿子共用一个封土堆,因此,2号墓的主人只可能是他的妻子。按照“同茔异穴”的常例,她当为江都王的王后,至少是享有了皇后的待遇。根据墓中出土的大量“连”字铭文漆器,我们推测,这位王后很可能姓连。
    不过,如果连氏是刘非的皇后,“隔崖相望”的8号墓又是谁的魂归之所?从墓葬规模上看,8号墓墓主的地位决不低于2号墓,他和刘非是什么关系?通过对封土结构的解剖,我们弄清了三人入葬的先后顺序,并试着还原了事情的原委:
    江都王刘非先迎娶了第一位皇后,无奈红颜薄命,皇后年纪轻轻便香消玉殒。按照礼制,她被单独安葬在陵园西南侧,即8号墓的位置。后宫不可一日无主,江都王很快又册封了一个新皇后连氏,只是这第二任皇后还是死在了刘非前面。如此一来,问题出现了,陵园是在刘非即位之时就开始规划的,并没有为第二位皇后预留位置。于是刘非决定,把新皇后的墓和自己建在同一个封土下。等到刘非百年之后,工匠们又在他下葬时重新修筑了二人共同的封土。
    刘非显然不是专情的人。除了这两位皇后,陪葬墓中的墓主人也无一例外全是女性。她们被按照尊卑等级安葬在陵园北侧。这些妃子墓起码有7、8列,每列葬5人。整座大云山陵园就好比是刘非的家,除了他自己,就是他生前的妻妾们。
    未解之谜还有很多。比如,在陵园墙体之外的陪葬墓,究竟是身份等级更低的嫔妃宫人,还是高级官员陪葬区?陵园修筑比并不是一日之功,修陵时产生的一类遗迹,如刑徒墓地、修陵人居址在哪里?陵园修筑后,是否如西汉帝陵一样,建有陵邑,迁徙民众居住其中以守陵?假如有,它又在哪里?
    考古的魅力,就在于在已知中等待未知。大云山汉墓,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被全面揭开王陵神秘面纱的大墓,栩栩如生的汉代诸侯王,正向我们走来。

 

(责任编辑:叶微)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登录
验证码:
共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主编信箱    |    在线投稿    |    版权
版权所有: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备案号: 晋ICP备11004517号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030001      电话: 0351-5259151      E-mail: kaoguhui_s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