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栏目 > 考古工作者日记 > 高蒙河广富林考古记 > 正文

考古呛咚呛——广富林考古记之一

2012年02月23日 09:00   来源: 人人网    作者: 高蒙河    【 收藏本文
  貌似上海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松江佘山脚下的广富林遗址考古即将鸣锣开工了,发掘面积1.5万平方米,大约相当于两个多标准足球场那么大。上海市文物局和上海博物馆集中调集了南大、山大、上大、中山、复旦、宁波考古所等单位前往大会战。

  早在去年的11月24日,上海市文物局和上海博物馆就已经组织上述单位等开过了一个前期协调通气会议,松江区的有关领导也来参加,定下来春节一过就进场开工。过完年没消停两日,才初九,我就接到这次考古的总管、上海博物馆考古部主任宋建老师的短信:“宋建给您拜晚年,广富林项目进展中,欢迎您和团队准时光临!”我马上通知了这次我们复旦的执行领队麻赛萍老师,请她随时和上博在广富林工地的黄翔老师保持联系。她为了这次考古,初八就从浙江老家赶回上海张罗备品,几位计划中安排打前站的研究生和本科生也陆续提前结束假期,回到了学校协助麻老师。考古界有些行话,譬如衣食住行发掘用具笔墨纸砚之类叫做“备品”;再譬如把备品运到工地,到了工地安排吃喝拉撒诸项事宜叫做打前站,或曰进场。

  10号得到麻老师电话,说上博在广富林那边已经为各支考古队“号下”了住所,一家一栋老乡住的那种二层小楼,谁先来谁挑,说上大的张童心老师他们已经选好计划13日进场了。同在上海,复旦去得太晚成何体统?我便叫了麻老师和两位研究生,11日在我家集合,开着车过去,算是号下了房子。这房子在一个小院里,一共三幢,上大一栋,我们一栋,剩下一栋说是给宁波所,另外还有一个院子,那就给其他几家后来的单位留着。

  本计划14日进场,后来一看天气预报一直有雨,到16号才放晴。想到雨天搬运行李进场不便,何况14日那天又是情人节,我一个老死头子不过,人家年轻的娃儿们还不过?就和麻老师商量改行期16号进场。于是,咱就人为地、有预判性地避免了一场情人节进场考古可能潜在的人道主义危机及其被雨淋到的自然主义隐患。

  15号那天傍晚,我从学校批阅完硕士研究生的入学考试试卷,回家路上已是云淡风轻。16号果如天算,云飘晴冷天如兰。复旦考古队先期一行11人,在麻赛萍老师组织下,雇了两辆车进了场,吃喝拉撒是首要解决的问题。以往《田野考古学》教本从不把考古进场当业务看,总是隔着锅台上炕,从调查、发掘那种正式的考古工作开始说起。其实,能否做好行政方面的后勤保障,是考古学第一基本功,以往我们把它浓缩为喝酒,称之为酒课。说起来,我一直想在复旦开设“文博考古实务”课,想使考古学子们,不但会研究,还能学会做行政好手,多了解那些打前站是何等事无巨细,烦杂恼人。

  说到打前站是何等事无巨细,烦杂恼人,可不是咋地,今天就发生了一桩。

  话说继上大和我们复旦进场后,17日,远道来的南大和山大两队也风尘仆仆,在南大舵主水涛老师和山大舵手栾丰实老师带领下,齐聚而至广富林。坊间传说,水舵主昨日听说谁先到谁先挑房的原则后,决定一准要赶在山大前进驻广富林,先号下一幢差点的房子,把好房子留给晚到的山大兄弟们,也不知是真是假?于是水舵主那一彪人马,早饭就随便糊弄了点糠咽了口菜,连南京板鸭都没顾上给我们带,携当年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的孑遗之气,飙着车160码就从南京奔了上海,先栾舵手一步,晌午就冲到了工地。水老师进了院,手搭凉棚眯着眼就着日头一瞅,见朝南的一幢光线好,可北边的一幢已收拾得清赏,连客厅间的水门汀都拖洗干净了,盘算片刻,扔了两次硬币,在胸口划拉两下,磨叽了句向毛主席保证,就号下了北边这幢,心里美滋滋地憧憬着栾舵手来对他说兄弟你可够意思啊等等云云。

  岂知晚到的栾舵手是何等神仙,半辈子江湖闯荡下来,眼睛明镜儿似的。一来就直奔他留下的那幢,搬起挖过上万陶片的手指头一咂摸,蓦地发现竟活生生比水舵主那幢少了一间房!这还得了?得了这还?但见栾舵手裹着山大建校110周年的威风,当着南大队员的面,指着水舵手的那啥道:“应该来了一起挑啊,谁叫你先挑的?” 水舵主买好不成反成累,屈出大天无以对,只好拿出闻名全国的西北老水家的看家本领道:“你?!——你?!——你?!”但见他“你”了半天,顿时做了病,血压都奔了200。直到晚上大当家的宋建老师宴请各路诸侯,饭桌上他俩还在掐个没完。水舵主那个冤哪,一口酒一个磨叨,一个磨叨一口酒,一口酒一个磨叨,一个磨叨一口酒:“早知这样,还不如各队到了一块儿抓阄呢!”。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终于感动了见多识广的栾舵手:“行了,行了,再不提了,再不提了,知错就改,知错就改!” 水舵主听罢,冤得更邪乎了:“怎么我就错了呢?怎么我就错了呢?” 栾舵手使出了打假者那推理式纠错及其娴熟于心的考古逻辑学判据:“没错你老磨叨什么?你磨叽不正说明你心虚吗?!你心虚不就证明你有压力吗?!你有压力不更说明你错了啊!”水舵主继续做翻白眼儿状:“你?!——你?!——你?!”

  栾舵手边说边转移话题,举杯环顾大家道:“山大考古以来,从没在长江以南考古过,这次是第一次过长江,拜托各位关照了!”宋大当家的见状,助推一把:“山大虽然没过长江,但过去研究南方的成果那可是有目共睹、有口皆碑的啊!”众人附和,纷纷赞同。我见此景,心里那个乐啊:这可真是一幅和而不同、不同而和的和谐图啊!2012新年伊始的各路诸侯广富林考古大戏从进场起,这就算鸣锣开场喽——呛咚呛,呛咚呛,呛咚呛强呛咚呛!

  早在2011年11月24日第一次广富林考古协调会上,这老栾起坐莫不是想先去号房子?!

(责任编辑:叶微)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登录
验证码:
共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主编信箱    |    在线投稿    |    版权
版权所有: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备案号: 晋ICP备11004517号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030001      电话: 0351-5259151      E-mail: kaoguhui_sx@163.com